首页  »  名人明星  »  爱自己
爱自己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哥哥干|哥哥干,哥也爱,俺去也,哥哥去,狠狠撸,妹妹干]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爱自己
下课了,我心急火燎的沖上公交车,以最快的速度沖回家去。

我需要洗个澡。

都怪琪琪,我让她帮我下载小说到手机里,她居然载了一篇香豔无比的辣文!偏偏今天马哲课无聊到了极点,我坐在阶梯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远离教授的视线,一时无趣,打开手机来看小说解闷,不看还好,一节大课看下来,小说里头火辣辣的情节让我阵阵心悸,看到书中女主角和她那七名妖孽夫君共赴云雨的桥段,更是周身一阵燥热,小裤裤似乎被沾湿了,粘糊糊的贴着下体,非常的不舒服,正是夏天,在教室里看香豔的小说那种刺激感,让我着实出了一层汗,不赶快回家洗洗澡,实在是忍受不了啦。

从公交车上下来,拥挤的车厢让我的衣裙都快被汗湿透,急急忙忙跑回家,二话不说沖进卫生间去沖凉。

家里人都没回来,我也不用担心洗澡时间长会耽误别人用卫生间,索性放一池温水,倒上泡泡浴液,舒舒服服的泡起了泡泡浴。

甜腻腻的椰香在浴室里弥漫,丰富细腻的泡沫碰在身上,自己摸摸,滑溜溜的,闭上眼睛,下午看的那篇小说里的情节居然又浮现在脑中,下身一热,天呐,我又有感觉了!

忍不住摸上自己的胸,这是我浑身上下最骄傲的部位。我不是豔情小说里的女主角,绝对称不上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一对胸好像乳牛那麽壮观。

哦,对了,还没做自我**呢,我叫肖云,朋友都习惯叫我云云,今年十七岁又十一个半月,今年读大学一年级,身高只有160公分,体重90斤,我是天生的小骨骼,所以90斤已经摸起来软软肉肉的了,比较苦恼,好在我的身体比例还不错,腰细腿长,整个人还不至于沦落成矮冬瓜。刚刚不是说到自己最满意的部位是胸部麽,我的尺寸是32C,不是那种波霸型,但是对于我的身高身材而言,已经足够美观了,最重要的是,我的胸型很美,圆润有弹性,嘻嘻,很多时候我自己都会忍不住偷摸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胸部发育这麽好是不是归功于老妈,因爲我从来都没见过她,据说她在生我的时候难産去世了。我从小跟着爸爸生活,上面还有两个哥哥。我的老爸肖霆自己经营一家大型公司,今年40岁,但是你们绝对看不出来他的年龄,因爲他不抽烟不喝酒,常年坚持锻炼,身材非常健美,很多女人都对他垂涎三尺,但是这麽多年,他一直自己带着我们生活,没有再婚,也没有见他和哪个女人走的近,除了对我们兄妹,老爸对其他人都是不假辞色。我大哥肖伟已经23岁了,是一家外企的金领,他是爸妈年少无知时候的産物,老爸16岁那年和老妈偷食禁果,结果老妈就中奖了,爲了保住孩子,老妈毅然弃学回家待産,而老爸则努力的考上了大学,后来又做生意赚钱,肩负起养家糊口的大任。我还有一个恶魔一样的二哥肖强,今年20岁,他不爱念书,所以早早就出社会工作,现在是一家大型健身会所的钻石级私人教练。我的两个哥哥都遗传了老爸的体魄,身高都在180以上,标準的古铜肤色,倒三角身材,腿修长健美,每次和他们一起外出,面对其他姑娘嫉妒羡慕的热辣眼光,我总是觉得倍儿有面子!

躺在浴缸里,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手指绕着乳尖打圈圈,酥酥麻麻的,非常舒服,可下腹的那种空虚感还是依旧折磨着我,忍不住伸手去摸自己的小豆豆,飞快的旋转着揉捏,一阵阵快感袭来,让我酥软的仰卧在浴缸中,双腿大大的分开,手指不断刺激着小豆豆,感觉到花穴变得滑腻,我已经分不出是因爲泡泡浴液还是我的体液了。

下体传来的电流越来越强烈,蜜穴里感到非常的空洞,渴望被填满,但是我可不敢去动它,因爲人家还是处女呢,这年头性知识普及,我明白那层膜有多脆弱,虽然没有想过要把初夜留到新婚之夜,但是至少不能奉献给自己的手指头对吧。

我一手揉搓着自己的胸部,一手飞快的按揉着小豆豆,小豆豆被刺激的越来越敏感,并且明显的勃起了,下身越来越酸,我知道自己的高潮就要到了,于是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酥麻感阵阵袭来,我感到热浪用上来,极度的愉悦让我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突然,浴室的门开了,爸爸走了进来,我吓的连忙想停住手上的动作,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不知道是之前的刺激达到了顶端,还是被爸爸的突然闯入吓到,我竟然一瞬间到达高潮,极端的欢愉感让我无法抑制的轻吟出来,身体颤抖着,由于自慰的时间有点长,浴缸里的泡泡几乎都消散了,我此刻等同于泡在一池透明清水中,依然保持着一手捏着一只乳头,一只手摸着阴部,尴尬和惊吓没有阻碍高潮的降临,蜜穴一下一下的抽搐着,带动着两条大张开的腿也跟着抖动,父亲直直的瞪着我,我也一时之间呆住了,完全没有了主意。

大约过了一两分锺,我才终于缓过神来,手忙脚乱的从浴缸里爬出来,想要找东西遮住身体,却欲哭无泪的发现,我忘了带浴袍进来,连条浴巾也没带!

我立刻就慌乱了,被自己的老爸撞见自己赤身裸体的在浴缸里自慰,现在又光溜溜的没遮没挡,换成是谁也受不了呀。

一着急,我乱了方寸,没留意脚下,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仰面摔倒在浴室地上,疼得我动弹不得。

“云云,你没事吧?”爸爸吓了一跳,也回过神来,赶忙过来想要抱我。

我吓了一跳:“爸!我没穿衣服……你去帮我拿浴袍来行麽?”

爸爸没理会我,径直走到我身边把我打横抱了起来:“傻丫头,你从小都是我给你洗澡换衣服,现在最关键是赶快把你送回卧室去,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而且,别着凉了!”

没辙,我只能红着脸,任由老爸把我抱回卧室,轻轻的放在床上。

父亲很担心我,可能是被我刚才龇牙咧嘴的模样吓到了,把我放在床上之后,连忙检查我有没有摔伤,摸摸后背,按按后腰,确定没有什麽大碍才叮嘱我好好躺着休息,吃饭的时候再来叫我,然后退出我的房间,轻轻掩上了门。

我呼出一口气,刚刚真是尴尬死了。

父亲的手干燥灼热,按在我的身上,我觉得好像要烫熟我的皮肉一样,还有刚刚他在替我做检查的时候,有好几次,大手擦过我的乳尖,刚刚自慰过,我的身体还非常敏感,被他无意识的碰到,我浑身好像触电一样。

爸爸不会鄙视我,觉得我是个淫蕩的坏女孩吧?我暗暗担心着,要不然刚刚他离开的时候,看向我的眼神爲什麽那麽怪异?
我一个人光溜溜的在床上坐了半天,才算是缓过神来,摔疼的屁股也不那麽疼了,起身从衣橱里拿了一件长Tee穿上,这件长Tee是我从老爸那里硬要下来的,因爲棉质很细软,长度刚好够遮住大腿,就好像一件睡衣一样,除此之外我没有打算穿其他东西,夏日炎炎,好不容易洗澡清爽了,我可不想再一身臭汗,炎热的夏天里穿着内衣是见多麽不舒爽的事情,姑娘们一定都深有体会,至于爲什麽内裤都省了,嘻嘻,怪不好意思的,还不是因爲刚刚自慰过,高潮刚去,下体还是会有滑腻腻的体液渗出来,穿上也会弄髒,索性不穿,反正时间也不算很早了,吃过晚饭我就打算回房休息。

平时我其实挺喜欢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赖在爸爸怀里看电视的,老爸的身材超赞,枕着他的大腿看电视,超舒服,不过今天我可不敢,刚刚被他撞见我在浴室里头自己爱自己,说真的,我还真有点不敢面对他呢。

正犹犹豫豫想着要不要出房间,我的房门被!的一下踢开,二哥肖强从门外大大咧咧的走进来,强壮的上身赤裸着,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看样子应该也是刚刚沖过凉。

他一进来就沖到我面前,把我转过来转过去,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我被他转的头昏脑胀,连忙推他:“你干什麽啦二哥!我都被你转晕了!”

“刚刚听爸说你在浴室摔倒了,我看看你有没有摔坏!”他不理我的挣扎,依旧自顾自的检查着。

“喂喂喂!”我抗议起来:“我没有摔坏!你看这不活蹦乱跳的麽!还有哦,好歹我也是个大姑娘了,拜托你进人家房间可不可以先敲敲门啦!”

“哟哟!就你?还大姑娘呢?”肖强一脸瞧不起人的表情,斜睨着我:“就你?还大姑娘呢?”

“我怎麽啦?”我生气的插着腰吼他:“女人该有的我一样都不差,你少瞧不起人啦!”

“是嘛?那我检查检查!”他说着就伸手过来胳肢我,我最怕痒,只能尖叫着躲闪,可恨他人高腿长,我根本就躲不开,三躲两躲,一个不小心倒在床上,他也跟着压上来,把我压在身下。

“你要压死我了!”我捶打他:“快起来快起来!”

“来来来,让哥哥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个大姑娘!”肖强根本不把我瘙痒一样的捶打放在眼里,两只大手贼贼的握住我的双乳,我一个哆嗦,脸瞬间红彤彤的。

谁知道下一瞬间,他竟然鄙视的嗤笑起来:“切!就这大小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姑娘?妹妹,你胸还没我大呢吧!”

“滚!你给我马不停蹄的滚!”我气的张口就要咬他,他这次可没由着我,刷的起身,贼笑着跑了出去,我也连忙起身追出去,我们两个人一个追一个跑,绕着客厅转起圈来。

我正追的起劲,大门开了,大哥肖伟从外面下班回来了,我一时停不住,正好撞进他怀里,被他一把抱住。

“怎麽了云云?看你跑的,一头汗!”大哥笑眯眯的从西装裤袋里套出手帕给我擦汗,手帕上有一股子好闻的香皂味。

“还不是他!”我恼火的一指肖强:“二哥嘲笑我,说我不像女人!”

“胡说,”大哥揉揉我的头发:“我们云云是最美的女人!”

这话可说到我心坎儿里了,立刻耀武扬威的瞟肖强一眼:“听听!这次是实话呢!你这个有眼无珠的家伙!”

“肖伟回来啦?”爸爸从厨房走出来,看大哥也回来了,连忙招呼我们:“正好菜烧好了,快吃饭吧!”

一家四口围坐在饭桌前,津津有味的吃着老爸烧的菜,我这人挑食挑的厉害,只有老爸的手艺最合我的胃口,连饭店里的大厨也比不了。因爲我的挑嘴,老爸已经很多年没有在外面应酬过了,无论多忙,晚上一定準时回来爲我做饭。

“云云,下周过生日了,想要什麽生日礼物?”老爸突然问我。

我吓了一跳,原来自己马上就要过18岁生日啦!我自己都忘了,老爸竟然记得那麽清楚。

“什麽都好,只要是老爸给的,我都爱!”我对老爸撒起娇来。

“就你这个丫头最肉麻,恶心死了!”二哥伸手在我腰上假意拧一把。

我白他一眼:“谁理你怎麽说,老爸就喜欢我这样,对吧,老爸?”

爸爸笑眯眯的点头,二哥没辙的撇嘴。

吃完饭,二哥被老爸叫去洗碗,我高高兴兴的準备回房间聊天去,刚走到房门口,被大哥给叫住了。

“云云,这个周末要是没事,陪我参加公司的一个酒会好不好?”大哥问我。

“咦?爲什麽要我去呀?”我纳闷儿的问,毕竟那是一间很大型的公司,内部酒会我一个学生去参加,是不是不太合适?

大哥的表情看起来有点窘:“我们公司有个女同事,对我……有意思,我爲了拒绝她,就说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可是她不信,说如果酒会上能带自己女朋友去,就放弃对我的骚扰,你也知道,大哥哪有女朋友,所以……”

“所以你想叫我去假冒一下?”我笑嘻嘻的看着他,没想到一向温柔稳重的大哥也有这种坏心眼儿:“好啊,我答应你!不过大哥,你条件这麽好,长的又英俊,怎麽不好好的谈场恋爱呢?”

“你觉得大哥够好麽?”大哥苦笑着问我。

我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够好呀!你都够条件当明星了!你要不是我亲哥,我就算变身狗皮膏药,也一定要摆平你,嫁给你当老婆!”

大哥的表情变得很複杂,他又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一言不发的走了。

大哥怎麽好像有心事?我纳闷儿的看着他的背影,唉,不过我想这些有什麽用呢,我都不知道他在愁什麽,算了,还是不要想了。

回房打开电脑,连线,前段时间认识的那个女孩儿果然在线,不过今天她似乎有点心不在焉,我跟她讲话,好几句才能等到她一句回複,而且还都是嗯,啊那样的,后来我有点烦了,忍不住问她是不是不爱和我聊了,结果她告诉我,她在看小说!

什麽小说那麽好看呀?把你迷成那样!我也要看!

我劈里啪啦发给她,半天,她才支支吾吾的说,挺好看的一个小说,就是有点挑战传统思想,然后还发了一个脸红的表情。

我的好奇心被她激起来了,好说歹说磨着她,让她发过来。

心潮澎湃的打开看了起来,看着看着,我吓了一跳,这个小说写的居然是一个父亲和他的女儿相爱的故事。

我的心怦怦乱跳,想放弃不看了,偏偏那篇小说写的又实在很好看,我欲罢不能,小说里的父亲实在是太优秀了,也难怪他的女儿会被他吸引。

我又继续看了起来,一直看到书中的父亲和女儿激烈的做爱,我的心在狂跳,下腹竟然有一种骚动感。

天呐!我忍不住捂着自己脸,我竟然这麽反骨!对这样的情节都有反应!

不看了不看了!我匆匆忙忙关掉文档,爬上床,蒙上被子,强迫自己入睡,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慢慢的,我开始做起梦来,我梦见爸爸来到我的床前,用炙热的眼神凝视着我,他伸手掀开我的薄被,我的裸体完完全全暴露在他的面前。

爸爸俯下身,开始亲吻我,他的舌头钻进我的嘴里,鼻息热烘烘的喷在我的脸上,我忽然感到有些呼吸困难。

他一面与我激烈的舌吻,一面把大手放在我的胸上,揉捏着,时不时的去刺激刺激我敏感的乳头。

“啊……”我的欲望被点燃了,整个人都酥软在爸爸的唇舌和挑逗下,忍不住向上挺身,把胸部擡高,两手按着爸爸的头,把他按到自己的胸口。

老爸顺从的覆上我的胸口,一口含住我的乳尖,舌头灵活的舔吮着我的乳房,强烈的酥麻感扩散开来,我呻吟起来。

爸爸擡头看着我被欲望折磨的样子,又亲了亲我的嘴,轻轻的擡起我的双腿,把嘴贴在我的下体上。

“啊……嗯……”我忍不住叫出声,爸爸火热的舌头来回挑逗着我敏感的小豆豆,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我忍不住想伸手去推开他。

他一只手按住我的抗拒,另一只手的麽指开始按揉小豆豆,他的嘴巴堵在我蜜穴的口上,舌头伸进蜜穴中,来回搅动,时不时的深深吮一口,把我溜出的蜜汁喝下去。

我已经无法自己,任由他玩弄着我的下身,自己则不由自主的揉起双乳,上下的双重刺激让我很快就到达了欲望的巅峰,高潮降临了。

一阵强烈的酸麻让我整个人抽搐起来,下身一热,溜出蜜汁来。

就在我还没有结束高潮带来的喜悦时,爸爸却又一次玩弄起我早已挺立的小豆豆来,高潮过后,小豆豆格外敏感,被他继续刺激,酥麻的我浑身发抖,嗓子眼儿里不由自主的溢出带着深深情欲的呻吟声。

渐渐的,过电一样的感觉再次袭来,这一次感觉更加强烈,我被情欲折磨的挺起身,下身一紧,感到一股热潮从体内喷薄而出,双重高潮的刺激让我浑身酥软,也异常疲惫,终于昏睡过去。

早上闹表响起的时候,我从睡梦中醒来,想起夜里那个旖旎的春梦,赶忙爬起来,掀开被子一看,床单上果然还有印记,而我的下身也依然湿润着,我不由的脸红了,都怪网友给我的那本小说,我竟然梦见和自己的父亲翻云覆雨。

想着前一夜梦境的内容,我的脸在发烧,身体却依旧爲此感到兴奋,天呐,我真是太坏了!拍拍脑门儿,我不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连忙起身洗漱,今天还要上课呢!
一整天,我都处于一种神游状态,脑子恍恍惚惚的,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晚上自己做的那个脸红耳热的春梦。每每想起来,又会自己偷偷羞的面红耳赤,搞得琪琪一直纳闷的追问我,是不是发烧了,爲什麽脸那麽红。

多亏今天的课程不多,因爲周末了嘛,就算课程排的满满,学生也未必有心情去听。中午一下课,我就急急忙忙的回家去,连琪琪约我去逛街都谢绝了,搞得她很不高兴,不高兴就不高兴吧,我现在也管不了那麽多了,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心里乱糟糟的,有太多事情需要想一想。

回到家的时候,照例还是面对空空的房间,换做平时,我会觉得蛮失落的,不过今天这倒是很合我意。

倒在床上,我心里乱乱的,所有的一切都还是和昨天夜里的那个梦有关。

好吧,我承认,我一直都特崇拜老爸,因爲他高大英俊,好像电视里的男明星一样,虽说已经40岁了,他的容貌和身体状况却好像刚刚30出头的人一眼,充满朝气。和我年纪相仿的小伙子不同,老爸不会毛毛躁躁,不会意气用事,不会傻乎乎的卖帅。他的魅力是在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而且老爸的沈稳和成熟也是年轻男人所无法比拟的。

天呐!我捧着脸,想来想去,我简直快要把老爸当成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对象了,难道说,我有恋父情结?!

那岂不是意味着,我有喜欢大龄男人,偏爱大叔的倾向?

不不不!我绝对不承认这一点!年纪轻一点的男人在我眼里也不是那麽不入眼的呀!比如我大哥肖伟,人长的英俊潇洒,谈吐文雅,举止得体,学曆高,工作好,绝对是新时代少有的俊逸绅士,从他读大学到现在,倒追他的女孩都可以装满一车皮了,可是他却从来不会像一些花心大萝卜一样,见一个爱一个,胡乱玩弄别人的感情,。再不,就像我二哥肖强一样,虽然嘴巴毒一点,人也皮皮的,可是那种朝气和活力同样具有强烈的感召力,和他在一起,整个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变得快乐,另外,二哥也不像现在那些小男生,要麽肉呼呼,要麽瘦巴巴,他倒三角的身材,肌理分明的健美身材,早就是他工作的健身房里公认的活招牌,多少姑娘都是沖着他跑去锻炼的。

而且,老爸在外面是标準的酷哥,对谁都不假辞色,而对我却百般包容,温柔的不行,大哥就更是不用说,我是他的宝贝,宠都宠不过来,就连恶魔二哥,虽说我们会斗嘴,会大闹,但是如果谁要是敢惹我不高兴,他是第一个暴跳如雷的。

想着想着,我忍不住有些小郁闷。

别人都在羡慕我,有这麽英俊优秀的老爸和哥哥们,可是现在我真的很恼恨这一点!就因爲他们的优秀,他们的光芒,让我对男人的眼界变得很高很高,其他男人完全看不上眼。

可是,我上哪里去找像他们那麽优质的男人嘛!

我觉得自己真龌龊,不但在梦中与自己的老爸肉麻兮兮的亲热,现在还在对自己的哥哥们流口水。

烦躁,烦躁。爬起床,打开电脑,咦?昨天给我小说的那个网友也在!

我:芭比(她的网名),你在呀!

芭比:是呀,呵呵,你下课了?

我:是哦……

芭比:怎麽了?有心事?

我:问你个问题哦,你不要介意。

芭比:问吧。

我:你昨天给我的那个小说我看了……

芭比:好看麽?

我:好看……不对……我是想说,你爲什麽会喜欢那样的小说呢?

芭比:那样的小说有什麽不好?

我:可是,是女儿和自己的爸爸发生关系耶!

芭比半天没有回複我,就在我以爲她又不知道去忙什麽不理我的时候,她突然又说话了。

芭比:小云云,你会看不起那样的女孩儿麽?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哦……

芭比:如果……我告诉你……我也和文里的女孩儿一样,爱上了自己的爸爸,你会不会觉得我变态?会不会瞧不起我?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麽说,却又忍不住好奇。

我:你……爲什麽会爱自己的爸爸呢?

芭比:爲什麽我不可以爱自己的爸爸?我是个女人,他是个男人,同性之爱都可以得到允许,爲什麽我不可以爱我想爱的男人呢?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比自己的爸爸更爱自己,更不会伤害自己,背叛自己呢?

我哑口无言,她说的话虽然有些惊世骇俗,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我: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你这样的爱,会有希望麽?

芭比:其实,我知道,我爸爸也爱我的!

我在屏幕前瞪大了眼睛,心里突然有一种很兴奋的感觉,忍不住想要知道的更多。

我:说说,说说!

芭比:我有好几次在我丢在卫生间的内衣和内裤上发现了白色的黏液,每次我穿的比较清凉,他看我的眼神就会很不一样,呼吸都会变得粗重,还有,有一次他喝醉了酒,喊着我的名字,说……说……

我:说什麽?快说嘛!

芭比:说,爲什麽你要是我的女儿!所以我才知道,原来他也爱着我!

我:那你打算怎麽办呢?

芭比: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打算要勾引他!

我:勾引?怎麽勾引呀?

芭比:我已经计划好了,我买了一套性感的内衣,还从网上下载了很多父女题材的A片,我打算和他喝点酒,然后约他一起看电影,趁机放父亲和女儿做爱的电影给他看,然后我就可以脱掉外衣,我不相信他会对我无动于衷!

我看着芭比和我分享她勾引她爸爸的计划,心一直狂跳着,感觉非常的兴奋,忍不住幻想起她描述的情形,而幻想中的男女主角自然而然的变成了我和爸爸。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芭比发了几个视频文件过来。

芭比:这是我收集的那几个视频,你要不要看一下?

我连忙把鼠标移到拒绝按钮上,就在按下的一瞬间,突然又犹豫了一下。

要不然,就看看吧?或许我只是被昨天那本小说精彩的描写吸引,如果看到真人演绎的父女相亲,或许我就会发现自己压根儿没有兴趣。

这麽一想,我果断的选择了接受。不一会儿,视频文件发送结束了,我想一想反正家里也没人,抵不过好奇心,立刻打开了其中一个。

这个片子讲的是女儿爱上了父亲,夜里爬上了父亲的床,父亲心里也爱女儿,加上青春肉体的吸引,最终沖破了道德的束缚,两个人激烈的肉战起来。

电脑音箱里传出阵阵淫声浪叫,我又紧张又忐忑的看着,下身渐渐有了湿意,把手伸进内裤里摸一把,手指上沾到了亮亮的爱液。

老天!我看着父女做爱的画面,真的有感觉!

我忍不住随着电影的情节,揉搓着自己的乳房,敏感的乳头带来股股电流,在我的体内乱窜,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偏偏这时候,一个电影播完了,可是我的情欲才刚刚被挑起来,不得到纾解实在难受,我又打开另一个电影。

这一次讲的是一个父亲因爲爱,诱奸了自己的女儿,女儿从抗拒到接受,从接受又到享受被父亲压在体内猛插的快感。

我忍不住把裙子撩高,脱掉内裤,双脚架在电脑桌上,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一手打着转刺激双乳的乳头,一只手快速按揉起小豆豆,电影里的女友尽情的大声呻吟着,我看着中年男人一次次把粗大的肉棒狠狠刺入她的小穴,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小穴被插的阴肉都翻了出来,爱液从阴道里流出来,顺着女友的后庭流到白色床单上。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我更加努力的刺激着自己的敏感点,等待着高潮的来临。

“你在干什麽?”突然插进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转过头去一看,二哥肖强不知道什麽时候回来了!他此刻正靠在我房间的门框上,抱着怀,睨着我。

而此刻的我,衬衫敞开着,内衣已经解开,得到释放的一对雪白乳房骄傲的挺立着,乳头红豔豔的,裙子堆在腰间,手指还贴在小豆豆上,小穴湿湿的,内裤掉在脚边。

我尴尬的完全不知道该有什麽反应。

二哥走过来,没有理会电脑里依然激烈的肉战,径直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而他自己则跪在我的床边。

我突然发现,二哥今天很不一样,看着我的眼神那麽的迷离。

他擡起手,罩住我的一只乳房,我浑身猛的一抖,愣愣的看着他。

“我的云云长大了,”他的手轻轻揉捏,嘴唇覆在我的唇上,轻轻的吻着。

我几乎不能呼吸。

二哥离开我的嘴唇,认真的看着我,说:“云云,我可以爱你麽?如果你不允许,我立刻就离开。”

我的心在狂跳,张了张嘴,硬是没发出声音,憋了半天才说:“可是……你是我哥哥呀……”

“我知道,我知道,”他又亲亲我的嘴:“只要我不插进去,我们就不算乱伦!”

我的大脑已经有些停滞了,虽然害羞,又觉得他说的也没错,红着脸,点点头。

其实到了我这个年龄,许多同龄的女孩早就有了性经验,我虽然没有,却也对性事充满了好奇和向往,相信二哥也是一样。二哥那麽优秀,而且像他所说,我们不真的做爱,就不算乱伦,那麽,让我们抚慰彼此的欲望,又有什麽不可以呢?

二哥见我点了头,兴奋的搂着我的头,给了我一个火辣辣的舌吻,我们唇舌交战亲吻了很久,一直到气喘吁吁才松开彼此,他又开始品尝我的双乳,灵动的舌头频繁的扫过乳头让我娇喘连连。

“云云,我们来69吧!”他从我的双乳间擡起头,眼中闪烁着火辣辣的欲望。

我点点头,爬起身来,让二哥躺在我的床上,我反向跨在他身上,趴了下去,把我的小穴呈现在他的面前,而他紫红巨大的肉棒已经直直的站立起来了。

其实,我还真是感觉蛮害羞的,长这麽大,第一次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下体,可是,更多的感受却是兴奋,还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小穴就已经流出爱液了。

二哥按耐不住,直接用嘴巴堵住我的小穴,狠狠的吮吸流出的蜜液,舌头舔弄着小穴里的嫩肉。我浑身一抖,双手握住二哥的大肉棒,肉棒又粗又大,滚烫滚烫的,我凑上去,一股腥臊气钻进鼻孔,一瞬间我想要放弃,可是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让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自私,二哥爲了让我愉悦,不惜用嘴巴来满足我的欲望,我却在嫌弃他。

打定主意,我一闭眼,一口含住他的肉棒,脑中回忆着从前在A片里看到过的口交镜头,努力的舔弄着吸吮着二哥的大肉棒。

“哦……宝贝儿,我的宝贝云云……你太会吸了……你吸的我好舒服……”二哥的声音含含糊糊的从我身下传来。

我也在他的舔弄下一边吞吐他的肉棒,一边发出愉悦的呻吟。

二哥的舌头插在我的小穴里,手指挑逗着我的小豆豆,强烈的快感让我忍不住一边呻吟一边更加卖力的替二哥口交。

终于,我们两个先后到达了高潮,我的小穴里流出一股浓浓的阴精,二哥也把他的精华都射进我的嘴里。

我爬起身,想吐掉嘴里的精液,却看到二哥一脸幸福的把我的爱液咽了下去,还鼓励的看着我。我心一横,皱眉把嘴里的精液吞了下去。

二哥把我狠狠的搂进怀里,我们又亲吻了一会儿,都疲惫的睡着了。
二哥把浑身赤裸的我抱在怀里,一只大手握住我的一只绵乳,我的翘臀就贴着他的下体。我们就这样睡着了,在这样温暖的怀抱里,我睡的很安稳,一直到感觉胸部被逗弄着,屁股后面有一个硬邦邦的棍状物顶着我很不舒服,我才终于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原来定在我屁股后头的,是二哥的肉棒,他此时正揉捏着我的乳房,舔吻着我的后背。

后背传来的触感让我感到兴奋的战栗,细微的呻吟声从口中溢出。

“宝贝云云,哥还想要……”他喘着粗气,亲吻我的脖子和耳垂。

我享受的眯着眼,任由他亲吻着我,可是一个疑问也涌上心头,让我捧起他的脸,不让他继续挑逗我。

“二哥,你……你爲什麽……哦……会这麽……这麽……”虽然我阻止了他继续亲吻我,却没有办法让他停下手上的都做,他在我问话的时候,用手指在我的蜜穴口上轻轻打转,让我颤抖不止,几乎无法正常开口说话。

“这麽饑渴?”二哥亲亲我的脸颊:“云云,哥哥一直不敢对你说,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

我呆住了,就在刚刚,我还自以爲是的认爲,我们两个只不过是相互慰藉,偷偷探索性乐趣的小孩,可是,他说什麽?说他爱我?

“你……爱我……?”我傻了。

二哥认真的点点头:“我爱你,云云,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小天使,再没有哪个女人能够与你相提并论,不管喜欢我的女人是性感的还是美豔的,我都丝毫不会动心,因爲我知道,有一个女人,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轻易的夺去我的呼吸,我这辈子,只希望能与她相守,不想要别人。”

我呆呆的看着二哥,心里乱乱的,面对这麽优秀的一个男人,我一直深爱的哥哥说出这麽深情的话,我心里也感到甜丝丝的,可是,他毕竟是哥哥呀!

见我不说话,二哥有些慌乱了:“云云,你会不会嫌弃我?会不会觉得我是变态?”

我摇摇头:“不会,我也很喜欢二哥,可是,我们是兄妹呀……”

“云云,其实近亲相爱,唯一的坏处就是遗传病,其他方面并没有什麽影响,我查过资料的,我也不想伤害你,所以才在确认不会对你有伤害之后才敢对你表白,我一直以爲,我的云云还小,直到今天看到你在自慰,我才突然意识到,你已经大了,开始懂得追求性爱的快感了,如果我不向你说明心意,或许,你就会被别的男人抢走了。”

“云云,”二哥可怜兮兮的抱着我,眼神恳切:“我一直以来都不近女色,今天我的初吻给了你,我希望,我的第一次也是同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分享。哥哥绝对不会勉强你做你不爱做的事,所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守护你一辈子,如果你有一天厌倦了,想要和其他人结婚生子,我也会默默的爲你祝福!哪怕你觉得我的想法很恶心,我可以立刻就离开这个家,决不让你爲难!”

我听了他的这番话,眼圈都红了,是啊,他是我的哥哥,可是,就好像芭比说的一样,世界上还有谁,会像亲人一样挚爱着你,永远都不会做伤害你的事呢?

下定了决心,我双手捧着二哥的脸,红着脸对他说:“哥,我全听你的……”

二哥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激动的紧紧抱住我,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激动过后,他小心翼翼的放我平躺在床上,好像我是个易碎的瓷娃娃一样,然后与我热烈亲吻,啃咬我的双乳。

我闭着眼睛,心在狂跳。我的第一次,马上就要奉献给我亲爱的哥哥了,而他,也将在我身上结束处男生涯,这样想着,我的下体感到阵阵酸麻,小穴也渐渐湿润起来。

二哥一路舔吻啃咬着,从我的胸部到腹部,又从腹部到两腿之间,他埋首于小小的灌木丛中,像之前一样的挑逗我的下体,我酥痒难耐的弓起身,他见小穴里湿意渐浓,试探性的将一根手指插进小穴里,浅浅的抽插,我被这种陌生的感觉沖击的一阵痉挛,小穴死死的夹住了二哥的长指。

二哥一手揉捏我的小豆豆,一手用手指缓慢抽插我的小穴,渐渐地,我开始呼吸急促,额头上渗出汗来,而他也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欲望,跪在我身下,高高的擡起我的双腿,挺身把大肉棒刺入我湿润温热的小穴里。

“啊……”我正享受着挑逗的快感,此时被突然袭来的痛楚吓到,猛地睁开眼睛看着二哥,我知道第一次会疼,虽然自身感受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整个人被撕裂一般,但也的确酸涩疼痛,非常的不舒服,我忍不住发出哭音:“哥,我疼!”

二哥咬着牙忍住自己的欲望,歉意的看着我:“宝贝云云,对不起,哥哥没经验,太心急了,我慢慢来,你忍一忍,好麽?”

我点点头,咬着嘴唇忍受着下身的异样感。

二哥试着小动了几下,我还是喊疼,他已经忍的满头大汗,终于,他鼓足勇气对我说:“云云,长痛不如短痛,你咬牙忍一忍,哥保证,一会儿让你舒服!”

我不忍心看他那麽辛苦的忍耐,点点头。他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一次次,肉棒整根从我的小穴里拔出来,又整根插进去。

我疼的几乎快要哭了出来,但没办法,爲了我亲爱的哥哥,我不能喊停。

大约过了两三分锺,也不知道是小穴已经被二哥的大肉棒插的麻木了,还是真的不再有痛觉,我渐渐不再难受,小穴深处反而升起了一种瘙痒,渴望被更大力更快速的撞击。

“哥……”我轻声喊他。

二哥立刻紧张的看着我:“云云,不舒服了麽?”

我摇摇头:“我痒,你可以快一点麽?”

二哥松了一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遵命,我的宝贝!”说罢,开始更加有力的做起了活塞运动。

“宝贝儿,你的身子可真敏感!小穴已经又湿又滑了,热热紧紧的,哥哥的宝贝在里面真是舒服死了!”二哥气喘吁吁的俯下身,一边抽插一边亲吻我。

我也被情欲包围着,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揉捏自己的乳头,下身随着二哥的律动而摇摆,配合着他,让他的肉棒插的更深。

“哥,快一点,用力插……”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腰身也扭动的更用力。

二哥挺起身,向上提起我的双腿,让我的小穴更加直接的暴露在他面前,我甚至可以看到他的肉棒插在我小穴里的样子。

二哥开始快速而有力的抽插,每一下都深深的顶到我的子宫口,引发我更深的酥麻感,我开始呻吟起来。

二哥一边用力抽插,一边掐着我的臀瓣:“宝贝儿,你夹的哥好爽……唔……哥爱死你的小穴了!你真是个尤物!你是哥的小蕩妇!”

“哥……你好讨厌……哦……嗯嗯……你怎麽能说人家……哦……是蕩妇……”我一边呻吟一边抗议。

“傻瓜,”哥用力的把肉棒一插到底:“做爱的时候,男人都爱自己的女人是蕩妇!”

“那……哦……唔……如果哥喜欢……我就是你的……嗯……蕩妇淫娃……”我忘情的说。

二哥肉棒用力的插着我的小穴,我们的身体撞击发出淫蕩的啪啪声,我的房间里充满了淫欲的气息,我能感觉到,我的淫水也像刚刚的A片里那个女优一样,已经流过了肛门口,痒痒的湿湿的,却让我感到更加兴奋。

“哥……用力……哦……就这样……啊……插的好深啊……哥……用力插我……插死我吧……哥哥插死我吧……不要停!我要一辈子都和你做爱!”高潮快要来临的时候,我几近癫狂。

二哥也是同样:“宝贝,我爱你!我也要和你做爱一辈子,我要插烂你的小穴!我要射进去!”

“射吧哥……都射进去……我……哦……我今天安全……嗯……”

二哥更加快速的律动,每一次也插的更深,深到我的子宫口都被撞的酸疼了,与此同时,我也逐渐有了一种意志飘忽的极度快乐,直到二哥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子宫,我浑身一抖,阴肉剧烈的收缩着,整个人抽搐着陷入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