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明星  »  偶像其拉
偶像其拉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哥哥干|哥哥干,哥也爱,俺去也,哥哥去,狠狠撸,妹妹干]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偶像其拉

  穿越过精心整埋的庭院,本理引跳跃过邻家洋子家的篱芭,走向大门口来了。

  站立在大门前,按下门铃的同时,大门也好像早已在等待一般地打开了,而洋子也浮出了笑容。

  「关于遗产继承的事,想要和我谈,是怎幺回事?当然,如果是我所了解的事,谈一下也无妨。」

  站在门口的洋子与他轻轻握了手之后,本理引也会意地浮现出笑容,用爽朗的语调说着。

  「是这样子呀。但是,特地的抽空,把你叫出来,真的相当抱歉,不会给你添麻烦才是!」

  洋子用很抱歉的眼神看着本理引。

  「什幺添麻烦,没那回事,其实是这样的。刚才太太娘家打电话来,说晚上很晚才回家,我正好有空。」

  「呀,是这样的呀,但是刚才我从窗口看见,你老婆才刚开车走呢,是否你故意遣走她的啊!」

  洋子故意捉弄,而本理引则轻笑了一声。

  本理引在本达座市附近租了一栋建筑的一室,和朋友共同经营会计事务所。然而,洋子想与他谈遗产继承的事宜,是有关遗产分与的法律问题和税金问题。

  洋子和本理引一同住在本达座市郊的高级住宅区,本理引在三年前和太太理惠结婚后就搬来这,夫妻和邻居的关系不错。

  「说到想与你谈的事情…」

  本理引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洋子的服装,而洋子穿着的不是家居服,而是整齐的外出穿着。

  「不,实际上想和你谈的不是我,是我太太其拉。」

  洋子用很奇怪的口气说着。

  那时,门打开了,洋子的太太其拉站在那。

  「欢迎来寒舍,本理引。特意来,真是不好意思,应该不会造成你任何的不便吧。」

  穿着浅色上衣,露出洁白的肌肤,裙子的色系也和上衣一样轻淡,微笑地靠近本理引。

  「什幺打扰呀,没那回事。」

  本理引亲切地握住其拉的手,用有些客气的语调说着。和其拉说着话,然后她先生洋子好像要出门的样子,如果那样,就只剩下本理引和其拉两个人在一间房子里谈话了,这种单独谈话,到如今为止,还真是第二回呢。

  「不好了,快来不及了,不快点走不行。」

  看着他老婆和本理引握手交谈后,洋子突然看着手表,用很慌张的语气说着。

  其拉也微笑地靠近丈夫,而洋子也轻吻了太太的脸颊,说些亲密的话。

  「那幺,本理引,不好意思,请你和太太聊吧,我有急事,不得不先走一步了。」

  洋子匆忙地交代了话后,不顾本理引讶异的眼神,匆匆忙地走出了大门,其拉也跟在丈夫后面,送了他一程。

  本理引被单独地丢下了,一个人站在大门旁呆呆地望着,好像很无助地,左右摆着头。

  听见了车子开动的声音,然后又有轻轻的脚步声往大门过来了。

  「真的不好意思,本理引。虽然特地请你过来,但他又非得出门不可,但是想和你交谈的,不是我丈夫,而是我想要和你谈一些事情,你应该不会介意才是,对不对?本理引。」

  打开了大门走进来的其拉,向呆呆地站在那的本理引,用轻蔑挑逗的口气说着。

  本理引又耸耸肩,无辜地接受这一切的安排,听着其拉轻柔的声音他也没辄地投降了。

  「理惠好像也出去了,会马上回来了吗?」

  其拉向站在门口呆站的本理引说着,有意无意地,她走向房门的门口去了。

  「不,她娘家打电话回来,说深夜还不会回来。」

  向其拉持续地说着,搅着被裙子紧紧包住的丰满美臀,本理引向她说明着。

  洋子今年三十四岁,而他太太其拉小他四岁,和本理引都是三十岁。看着在眼前摇晃的丰满美臀,想像着,在底下隐藏着的,成热的女性胴体,感到相当向往。

  而本理引的太太,还有些新婚妻子般青涩的甘甜,和这成熟的女子比起来,其拉散发出成熟的妖媚。

  「好呀,今天你就不急着回去了。」

  把手跨放在房门上,向本理引挥舞着手势,用引诱的眼神看着他。她有头粟色的头发,整理地相当整齐的她,充满着知性和野性味的脸庞上,充满着亲切的微笑。

  「是呀,嗯,是没什幺关系!」

  本理引用恶戏的眼神看着她,以小孩般的语气回答着,然而眼神却投注在她的美臀上。其拉更是妖媚般地抚首弄姿,两人都已经感到有些超过邻居该保持的关系了。

  「洋子也是,到深夜是不会回家呀!」

  其拉看着本理引,用低吟的口气说着,美丽的容颜上有些发怒的表情,走进了卧室。

  本理引对于她所说的话感到有些不解。

  他在心口有一连串的问号,可能是想太多了吧,其拉可能不是那个意思吧!

  本理引在脑海里,也想打消这些不正当的妄想念头,摇着头,唇角浮现出了苦笑,而她则继续走入房里。

  其拉,不久指引本理引坐入幽雅的沙发里,她自己在房里一角做了一个类似吧台的地方。

  「想喝些什幺呢?」

  「听说想要谈有关遗产继承的事。」

  坐在沙发里,本理引用不太好的语气说着,看见本理引走进了吧台,其拉苦苦地笑着。

  「不要那幺拘谨嘛!这里又不是事务所,也不是裁判所,先喝些东西再谈也不迟呀,来,想喝些什幺?」

  其拉简直像哄小弟弟一般,用老大姊的语气说着,而轻挑地看着本理引的脸。

  本理引也苦笑地说了:「那幺,来杯啤酒好了。」

  「是!遵命!」

  而后,其拉拿出了两个杯子,注满了啤酒,好像女服务生一般,相当熟练地服务着。

  于是,本理引也接受了这盛情的邀约,从沙发深处爬起腰身来,用手去端来放在桌上的杯子。

  「乾杯吧!本理引!」

  其拉也和本理引一样,端起了酒杯喝了起来。

  本理引的心情总是觉得不太隐定,和洋子一起喝酒是常有的事,但和其拉单独地饮酒,二个人又如此靠近地坐着,这可是第一回的经验呀,她又如此地性感。

  「为什幺要乾杯呢?」本理引用开玩笑的口气说着。

  「为了我俩初次的独处。」其拉撇了本理引一眼,娇声地说着。

  本理引吓了一跳,用讶异的眼神看着其拉。

  「的确,现在对我们二人来说,都是第一次。」

  本理引也答应合着说了。然而,这时,其拉若有所思地一口气喝下了半杯酒,而本理引也察觉到自己的狼狈,相当不自在。

  其拉也被这种气氛包围着,大大地含了一口啤酒在嘴里,沈着地把美丽的脸庞抬起来。

  「呀,其拉,那幺和你相谈的事。」

  本理引也把酒杯往桌上一搁,也用着相当明朗而且又宏亮的口气说着。

  「实际说来嘛,本理引!」

  紧紧地贴坐在本理引身旁的其拉,轻轻地抬起微微泛红的美丽脸庞,轻声细语地说着。

  「谈到和你相谈的事,那是我的任务。」

  「任务?」本理引大叫着。

  「和你如此地二个人独处,然而,扯了个谎,拜托,本理引。」

  其拉再度抬起头来,上身也再往本理引的方向挤了过去,而他的脸上则感到一阵涨红。她的脸孔和头发一样是栗色的,也妖媚般地闪闪发亮,令人无法喘息的凄艳美丽。

  「其拉。」

  本里引的喉头好像哽着痰一般地发出沙哑的声音呼喊着她的名字,他的头脑里已经理不出头绪地纷乱了。但不久,这如梦似幻的感觉突然有了新的转变,有些怯怕了起来。

  在他的脑海里,本理引自己的妻子,理惠那张楚楚可怜的笑颜,也浮现出他脑海。

  「对不起,本理引,生气了吗?」

  其拉用热切的眼神看着本理引,刚才像姊姊一般的口气,也轻换成说谎一般的轻柔了。

  「不是生气啦,其拉,只是…」

  这在那时,其拉将整个上身倾倒在本理引的膝上,而他则不太敢伸手去抱这女人。

  「喜欢吗?本理引,我就喜欢你了呀!」

  说着说着,她把身体更贴进他的胸口,把脸埋了进去,用发抖的声音往胸口的地右说话着。

  「其拉,等一下。」

  本理引这回更陷入狼狈的混乱里,而且被这声音搅得相当酥软地高潮了,于是搭住她的肩,抱着她的上体。

  「不要、本理引,不要让我觉得羞羞…到这里为止已让我感到害羞了,我羞死了呀!」

  其拉更是把脸埋进了本理引的胸口了,上身郁闷地喘着气,用娇羞的语气撤娇着。

  本理引的鼻孔里充满了其拉的体臭和香水的气味,而她的双腿则半开着,上身蠢动着。

  「抱我,本理引!拜托!」

  其拉的身体持续地蠢动着,好像小孩子一般地央求本理引快点儿抱着她,更娇羞了。

  这一瞬间,在他脑里,洋子的脸都完全地打散了,一下子都已失去理性地疯狂了。

  不久,两人就互相地热吻了,本理引只想到要强力地吸吮着她的唇,然而其拉则伸出舌头在他的口腔里绕动着。

  木理引更是兴奋极了,一下子如炎夏一般地燃烧了。

  其拉则一直狂烈地吻着本理引,把脚跨向沙发的扶椅上,整个身体仰躺着。

  其拉把整个腰身横放在沙发上,他拉住本理引的手腕,使他也能压在她身上。

  然而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跨在沙发的扶椅上,仰躺着途中,裙子被撩了起来,露出了嫩白的臀部。

  其拉竟然没有穿着女用紧身裤,而只着一件煽情的吊带式裤袜,浓浓的耻毛旁有相当嫩白的肌肤,大腿微微地张开着,而深处有着相当地濡湿的下阴,煽情极了。

  和其拉一直接接吻的本理引,把这一幅妖媚煽情的光景全收入眼底,更趋使着他的兴奋。

  其拉竟也没有穿着胸罩,用手触摸胸口,都能感觉到乳头都已经站立了,从袖口穿入可直抵双峰。

  本理引把手伸入袖口内,开始揉着小山一般的双乳了。

  「呜!」

  其拉从鼻声喘出了呻吟,但是,她还是不变地,一直用舌头绕动着本理引的口腔处。

  其拉的乳头已经全部地涨了,乳头都已涨硬了,从上衣的外头都可感觉到这性感的反应。

  一边的乳头搓揉着,本理引也用手来回爱抚另一边乳头,他的唇和舌也一直被侵袭着,而且也能感觉到她的呼吸了。

  本理引用手搓揉着,而另一边乳头也高挺着。

  不久,在上次外头弄抚得到相当地快感后,又把手伸入裙下狂乱地抚摸了,而且也开始直接肌肤接触了!

  本理引用手直接地搓揉乳房的同时,其拉也逃离了接吻,而且也发出强烈的呻吟声。

  本理引用手伸入衣内抚摸的同时,其拉皙白的腹部也大大地露出来了,而且也发出咻咻的喘息声、扭动着。

  「啊、本理引!」

  其拉沈醉地微微地摇摆着头,左右地摇动着,以相当恍惚的呻吟声呼喊着本理引的名字。

  本理引也随着她的反应,用力回应着,而她的唇也发出了声音。本理引热情地抚弄着她的乳房,而其拉也已经完全不说话地陶醉地享受者,只有在本理引用力地搓捏她的乳头时,她才会从唇角发出「啊」一般地悲鸣声。

  其拉被本理引热情地爱抚着,而他也用毛绒绒的胸毛和腿毛来回摩擦着她的身体,比以往的感觉更兴奋,而且还只是爱抚着乳头而已,在感官上已达到高昂的界限了。

  「拜托,本理引!」

  不久,她又发出颤抖的声音呼喊着他的名字了。

  「把我的衣服脱掉!快,再脱!」

  那妖淫的声音,在平时都无法想像的甘甜,这室内都被这淫媚的气氛满满地包围着。

  「洋子真的不会回来吗?其拉?」

  「没关系的,本理引。嗯,我和你现是第一次如此爱着,所以,不要再提起那人的名字。」

  衣服被半脱着,其拉斜侧着脸,有些嫌弃的语调安抚着本理引,轻声地说着,请求着。

  「不要再说啦!本理引。」

  「知道了,其拉,是我不好。」

  本理引用狠狈的语气说着,安抚着其拉,而后又一口气地脱光她的衣服,使她横躺在沙发上。

  在沙发上仰着躺着的其拉,上半身美丽地裸露着,嫩白的肌肤一览无遗。

  上半身裸露着,下半身则还穿着裙子,整个胴体散发出难以言喻的诱惑,直叫人垂涎三尺。

  于是,看着她魔鬼般的身材,再度地涌出激烈的兴奋感了。

  他也发出小小的呻吟声了,而本理引也用手滑进了她的裙子下头,恣意地玩弄爱抚着了。

  如今,在眼前全裸的其拉,透出了成熟女人所应具备的所有魅力,比起深处的窗廉还深色的耻毛浓郁地诱人着,而后那粉红般的女性风情,使人不暇思索地看着。

  本理引已经相当难耐地高昂了,呼喊着她名字。

  而其拉也忘我地呻吟着,想着自己裸露的身子被人看见了,她全身也郁闷地拍打着情欲了。

  她摇摆着腰部,微微地张开了双腿,相当地煽情着,透露着微粉的色泽,更散发出诱人的气味。

  「你都是如此地穿着性感衣物吗?其拉?」

  「啊!本理引!不要说了,好羞呀!」

  「不,我真的很喜欢呀!」

  「啊…」

  其拉恍惚了,微微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姿态,更是高潮极了,简直像三流杂志里的裸女般淫蕩。

  「不要这样看嘛,本理引,快抱我!」她哀怨地央求着。

  「你一直都是如此穿着挑逗的衣服吗?平常的你很迷人,但想不出你是如此风骚呀!吓我一跳呢!」

  「在住宅区附近的太太们。嗯,她们都穿着如此性感的内衣吗?她们一定没有如你一般地迷人!」

  「不是常常如此。」

  「啊!本理引,不要一直问了嘛!」

  「虽说不是常常如此,那为何今天要如此特别呢?穿着如此挑逗的衣着迷死人了!」

  本理引一直咬着唇舌不停地做弄着其拉,用无关痛痒的口气说着,看着其拉妖媚胴体,他又再度燃起了兴奋的欲火,他已暗自决定要与她好好地来一番。

  这种如此幸运的艳福降在自己的身上,他想着,要不顾一切地好好享受着,对于邻居如此美丽的美娇娘的自动投怀送抱,自己都无法相信地,正好好好地把握住这一切。

  「只想要见到你呀!本理引,和你只有二个人在这间房间独处着,我好开心呢!爱死了呀!」

  「咦!是想见到我而已吗?所以才穿着如此性感的内次吗?哇!我是如此吸引着你吗!」

  「是呀!一直只想着要与你见面,啊!不要用那种轻蔑语气对我说话嘛,本理引。」

  「才不是用什幺轻蔑语气呢,是你太淫、太美了!」

  「你真的如此想吗?本理引,好开心。」

  无视于其拉的呻吟,本理引更大胆地拨开她的双腿,大胆地仔细往脚中心的下体看进去。

  「咦!让我摸摸吧!」

  「不要,你好坏!」

  其拉故意地央求着本理引,而同时她也摇摆着性感的臀部,引诱着面前的男人。

  看着嫩白双腿中间,本理引反射地留出口水吞了进去。

  她的下体相当地濡湿了,耻丘和茂密森林一般,粉红色的丝袜里头,映现出大小阴唇的形状。

  「已经如此的湿了呀!其拉!」

  本理引如此兴奋地从内心说出欲火一般的话,一直望着其拉若隐若现的下体低吟着。

  其拉羞耻和狼狈的感觉交错着,哀求着。

  其拉大胆地又把双腿大大地撑开,用手自己淫弄着,而且摇摆着臀部,用几乎近于哭泣的语气低吟着。

  不久,本理引用手指画过她的大小阴唇,欲火难耐地味道,吸引着他把脸慢慢地凑过去。

  混和着香水味的蜜汁流了,两人彼此都已经麻死了地兴奋着了,这蜜汁的味道充塞入本理引的鼻腔。

  「很爽吧!很棒吧!但,如此地挑弄着,我也感到相当地高潮哩!…为何如此性感呢?」

  「喜欢吧!本理引!」

  其拉看着本理引在自己下体蠢动的唇舌,也用相当高昂的声音唤着他,煽动地说出淫词了。

  其拉轻声地呻吟着,显得相当地娇羞,以手掌搓揉着自己的双乳,高潮地淫弄着。

  「为何如此想要呢、嗯?其拉,想要我如何地爱抚你,你就稍微地说出一些教我吧!」

  本理引抬起了脸,而以他的唾液和其拉自身的蜜汁濡湿的下体,被仔细地窥看,他兴奋地说着。

  「呀…本理引…想要…」

  「你好淫呀…再扭腰呀!」

  本理引来不及想东南西北恍惚呻吟着。

  然而她也大胆地把手指伸入自己的穴口,扭动着身体,引诱着本理引,轻声地呻吟着了。

  「是呀!本理引,我想喝你的精液,想喝,想接满满地塞满整个口腔,全部都生吞进去!」

  本理引用手来回地抚弄着其拉的腰部,而她也好似小孩子般地央求着缓缓地扭动着腰。

  穿着高跟鞋的双腿也又再度地大大撑开一个大胆角度,使本理引清楚地看见大小阴唇的形状。

  比头发的颜色还要浓密的耻毛,如森林般地耸立在那,鲜红色的果肉清楚可见,散发出诱人色彩。

  于是,如今的其拉更激烈地兴奋着说些梦呓般呻吟的话语,敏感的肉芽蹦出了包皮,像真珠般滑润的阴核。

  「想吃,本理引,快一点!」

  摆着相当妖媚的体态,更像小孩子般地哀怨请求着了。

  「想要吗?其拉!」

  本理引自己也对这邻家美丽的夫人说出一些淫媚的话,兴奋好似快要爆烈开来了,他的东西也相当怒张了。

  「好香呀…你的阴唇。」

  本理引一口接着一口地,热情地舔吮着其拉的大小阴唇和阴核,偶而也用舌尖舔入入口。

  「啊…让你爽吧!」

  「好棒呀!本理引…你好拿手呀!快要被溶化了,快死掉了呀!」

  其拉喘着气息说着,左右地摆动头部,好像快哭泣般地愉悦着大声呼喊着,然而也相继地扭动着腰,双手搓揉着自己的双乳,愈来愈感到刺激地疯狂地高潮了。

  「不错吧!其拉。」

  本理引见她如蛇一般地扭着身体,相当满意地说着。

  「太、太棒了!你的舌头简直像魔朮师一般呀!本理引。」

  不久,其拉的全身如火着身般地火热着了,然后她的阴核被唇重重地压上了。

  本理引一边用唇触碰着其拉的阴核,一方面也用着舌尖,往她的穴口舔了进去。

  「呀!好多蜜汁呀!」

  本理引自己也疯狂地低吟着。

  「那里!对!好爽呀!本理引,那边感觉很爽。」

  被来回地舔吮着穴口,阴核和大小阴唇也被翻搅着,其拉持续地喘着气,扭动着。

  「请继续呀!不要停止,那感觉太棒了,太高潮了,再,还想要,不要呀!」

  「别急,让我慢慢替你服务吧!」

  本理引不慌不忙地享受着。

  「啊!本理引!你太勇了,再来,不要停住,快给我,想喝精液,快点…」

  其拉的下半身几近麻痺了,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高潮。

  「你的唇太美妙了,太棒了!本理引!还要。」

  其拉的下半身麻痺快感传遍了全身,不久,她疯狂地扭起了腰,全身都强烈地痉挛了。

  「喔、喔…」

  其拉把上身裸露的身体弓了起来,像着魔般地大叫着,她也大口地吞着口水。

  这回本理引的口、鼻腔满满地堆满着其拉的爱液了,她的蜜汁像水一般地濡湿着。

  其拉的瞳孔散发出欲火焚身般地眼神,而本理引也快与兴奋的临界点博斗了。

  仰躺着的其拉,看着本理引慌忙地一件件脱光衣服,感到相当地有征服的快感。

  看见本理引全身裸体的同时,其拉不暇思索地呻吟了,特别盯看着下身中央勃起的东西。

  全裸的本理引猴急地跳上沙发,而其拉也早已做好准备地摆好迎接的姿势。

  「如此地巨大吓了我一跳呢!再大一点呀!」

  在其拉的腿间跨向着,正想进攻她时,她又以淫词挑逗着本理引,用发抖的声音呻吟着。

  本理引猛地利器一口气插入了穴口,被阴道口的肉紧紧地抱围着。

  「唔…」

  其拉奇妙地呻吟着,而他则更深地插了进去。

  「再说!快!其拉。」

  「再动呀!本理引,你只要任意地摇动着腰部,穴口就快爆烈一般,啊!还想要呀!你的东西实在太长了呀!我的阴道口快要破裂了。」

  其拉在本理引的胯下妖媚地颤动着身体,随着这推进动着,而且也又哀怨地央求着。

  本理引开始快速地抽动着了。

  同时,其拉也爆出了狂烈的呻吟声,而且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何身份,沈醉在欲海里。

  对本理引来说,这偷情般的高潮是史无前例的。

  本理引一直抽送着身体,偶尔也加速般地猛烈摇动着,自己也感到相当的兴奋着。

  随着这一切的反应,其拉的呻吟语调也跟随变化,时而缓,时而急促,一阵阵地传入电披,不久喷出了精液。

  不久,房门打开了,其拉的丈夫洋子的身影出现。

  那时,本理引正要二度的射精,往具拉的花蕊深处深深地喷入满满的精液,如今,好似有些回神。

  其拉闭着双眼,好似做梦般地,甜美地呻吟着。

  进入房的洋子,恶意地从嘴角拉出了微笑,往这两人合抱的地方走近了,和本理引的视线撞上。

  放下电话筒的本理引,有着很奇怪的表情,在饭厅前走来走去,然后走向坐在餐桌前的太太理惠那边,坐在椅子上。

  他在打电话时,桌上的东西都已经整理好了,而且放置二杯咖啡,他们夫妇两人,刚吃完晚饭。

  「刚才的电话…是邻居打来的邀约电话吗?」

  一边注满本理引前放置的咖啡杯,她的太太理惠则一边用恶戏的口调向她丈夫询问着。

  「是呀!最近洋子常常邀我去他那边坐坐,托他的福呀,常常把我叫去他那,真是的。」

  「口头上虽说是不太愿意应人家的约,但是一旦打电话邀你,你呀,还不是马上飞奔过去,还说呢!」

  这时本理引把咖啡杯端到嘴边喝着,而他的妻子也自己斟了一些咖啡,在她那清秀而又美丽的脸庞上,有着说不尽的天真无邪,这时的理惠,还不时地向本理引微笑呢。

  理惠,她对于他到邻家聊天的事情,丝毫没任何的介心,而相当地信任本理引呢!

  「本理引,不要认为把我一个人留在家是罪恶,反正你在家也会觉得无聊,不要担心我的事,我一有空就是拿书出来看,你和邻居聊天的事我不会反对的,和邻居关系好也相当重要呢!」

  理惠微笑地看着本理引,而他也微笑地回了过去,对于丈夫如此信任的言语,本理引的心有如针刺。

  「啊!理思你真善解人意。」

  「那里的话,有什幺好不信任的。」

  本理引一直看着犹如女学生般清纯的妻子,看她那天真甜美的笑容,感到一阵的温馨。

  所以,在这对感情不错的夫妻当中,如果这位爱妻被丈夫看到她正抱着另一个男人,他将如何想呢!那幺,一定是嫉妒吧!

  妻子妖艳般的美丽胴体,如果被他以外的男人侵犯,激烈地搓揉,而她也娇嗔呻吟着,那副景色,一旦想像到此,整个胸口好像溃烂一般地难耐,很苦的感觉吧!

  本理引很有自信地清楚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确信理惠只爱他一人,没有被其他的人抱过。

  但是,如此说来,理惠是如此地清秀可人,人见人爱,很容易吸引男人的注意,而她又是如此地敏锐性感,一碰触就湿了,如果被别的男人无理失理地热吻,热拥着,一定会忘我的。

  这些,对本理引来说,是难以忍耐的想像空间,本理引真的不愿承认那种事,不愿去想像。

  「不会的,理惠她不会的。」

  本理引自言自语着,看似神经质地低吟着。那时,在他脑海里,听到了风中的低沈声音,那时,他的表情好像狐狸般地等候着。

  在洋子的卧房里,全身裸露的其拉,和他的丈夫紧紧抱着,热吻着,相当亲密。

  扭摆腰部的状态,相当淫媚,说出一些淫乱的字句,有如对本理引所说的一样,这回是与她丈夫了。

  想到这里,本理引好像做了一场恶梦般地流出了冷汗。

  「啊!怎幺会?」

  他有如恶初醒般地擦拭着汗水,然而,隔壁的夫妇好像像好于交换配偶的样子,在梦里常有如此的景象,本理引很想告诉理惠。

  他想着,如此,他与其拉的事可以适时地公开,如果彼此的夫妇答应的话,那交换配偶的事…

  「嗯!那样做的话!事情一旦公布…」

  「老公,你又在嘀咕什幺呀!」

  理惠看着丈夫奇怪的表情,不禁地问道。

  这时,其拉正向着洋子说:「那本理引可真是高招,把我弄得相当高潮。」

  她娇声地说:「相当地好呀,最高潮哩!」

  其拉一边娇声地对洋子说着,一边抱着他。

  洋子只是一直望着其拉苦笑者,那时,彼此心理明白,他们都好交换配偶呢!

  「但是,这要如何开口呢?我们要怎样引诱他们夫妇两与之进行交换配偶的事项呢?」洋子用淡淡的口气说着。

  ***

  「喂!我太太其拉,从以前就相当地喜欢你了,话说明白一点,你对她的性感度满不满意呀,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房门永远为你开启呀。本理引,你可以仔细想想。」

  隔几天,洋子找本理引说着。

  「真的不好意思,但,这种事情你会嫌弃吗?」

  其拉靠在本理引的胸口说着。

  本理引这时的精神被其拉激起来,无法拒绝美人儿的投怀送抱,仔细地看着那可人的脸庞。

  「啊…其拉…」

  然而,洋子又加强本理引的信念地说着:「如果进行夫妻交换做爱的话,不可思议的是,夫妇间的情爱会更亲密哩?信不信呀!本理引!」

  「而且让太太也去自由恋爱,会使她感到没有束缚,并且,她一直提起喜欢你的事,而你人品也不错,所以今天的事情,你放心,完全没有什幺责任要担代的。」

  洋子抽了根烟后,继续说着。

  「其拉也鼓励我去做,而我自己本身的感受也相当新鲜、刺激,然而,我看你人品不错,那幺其拉拜托你啦!」

  「啊!真的吗?洋子…」

  简直置身在梦中一般的话语,而洋子说的话又是那幺恳切,本理引敲了自己一下,知道这不是梦境。

  结局是,这之后,其拉被二个男人所爱,一个是她丈夫,另一个人则是本理引了。

  本理引对这对夫妇的边约,一时之间还无法完完全全接受。

  这事件之后,本理引每个月有二次到三次到邻家去,而洋子也公认他是其拉的恋人了。

  「怎幺了呀!本理引!你方才在沈思什幺?」

  本理引常魂不守舍呆想着。

  「没有呀!理惠…」

  被妻子理惠声音唤着,本理引又从沈思中回过了神,而且适当地回答了妻子的问话。

  「你呀,从刚才开始,一直没听见我的话,到后来我发现了,叫你一声,你才理我,你在想什幺呀?」

  理惠一直追问着,而本理引则在一旁苦笑着。

  「呀!不要那幺问嘛,只不过是想些事情。」

  本理引又塘塞着妻子。

  「嗯,好嘛!那幺你快去隔壁家,他们打电话来说,一直等你过去聊天呢!加油吧!聊天高手!」

  理惠看着丈夫的眼神,有如天使般地无邪。

  本理引望着太太的脸庞,突然又想起,如果理惠被别的男人抱着模样,而她喘息呻吟全裸的姿势。

  「好吧!那我去了哟!」

  本理引喝下杯中剩下的咖啡,以相当高昂的声调回应着理惠,然后吻着站立在门口的理惠出门去了。

  到了家门口后,本理引和洋子握了手,不久,其拉以一付他的妻子身分出现了。

  本理引看着洋子,而后洋子也拍拍本理引的肩膀,说了一些鼓舞他的言语。

  「其拉,一直在梦中梦见你,她真的很喜欢你,决定今夜要你陪她,你觉得如何呀?」

  洋子用低沈的鼻声发出声音,然后吻了其拉,好像非常开心促成这档事的样子。

  而后,本理引也走近其拉,吻了她,然而她相当饥渴般地,强力吸吮着他的唇,使他无法逃避。

  「啊…你…」

  「本理引,来呀!喜欢你。」

  最初几次,本理引尽量避免在洋子面前与其拉做爱,但,如今,也无视于他的存在了。

  简直如狂恋般地热吻着了,洋子看见这二人相拥的场面,脸上也浮现出了恶戏般的笑容,于是走向前去,本理引抱住其拉的正面,而他则抱住后大大地掀起她的裙子。

  然而妻子其拉大胆地张开双腿,让洋子清楚地看见性感内裤下的大小阴唇。

  「不要啦,亲爱的!」

  其拉的下半身感到相当地郁闷着,用淫媚的语气对洋子说,然后把下体朝向本理引。

  然而洋子也毫不放松,用手指从其拉的背后滑到了臀丘的中间,玩弄着妻子的花蕊。

  「啊…亲爱的…不要…」

  其拉的泌所已经快溶化作奶油了,相当地濡湿了,而她也高潮地呻吟着,扭动腰身。

  「啊!已经如此地湿了呀!只是等待男人而已就如此湿了呀!你这好色的女人。」

  洋子愈来愈狂傲地说着。

  穿着黑色蕾丝滚边的性感内裤里,洋子的手指在里面蠢动着,从他的口里尽说一些挑逗的话。

  其拉则一直持续热吻着本理引,下体则让洋子任意抚弄着,而她也开始喘息了。

  不久,在妻子的秘所处,用手指持续蠢动的洋子,好像小孩子般地遨游在女人的裙子下。

  「不要!亲爱的…如此故意地!」

  停止了热吻本理引嘴唇的其拉,气喘喘地对着洋子说着,她的身体相当炙热了!

  「你,扮演成其拉的情人,主角到目前为止,还是我们两夫妇,你只不过是我们夫妇的刺激品而已。」

  洋子如此地说了后,那时,本理引依然没有说任何话语,然后洋子往房门方向走出去了。

  房门「啪」地一声关了起来,本理引和其拉拥抱着,不久其拉已经呻吟着,两人同时进入寝室。

  那寝室是洋子夫妇的,在本理引访问的时候,大都是使用这房间进行着狂恋。

  本理引,在这房的沙发上的爱情事件,一个月有二到三回,而他已经访问洋子家七次至八次了。

  因此,和其拉两人发生情事的时候,洋子有时也会往,三个人一起玩着性的游戏。

  「啊…再来吧!」

  其拉已经相当难耐地引诱着本理引了。

  「你真的那幺需要我吗?」

  进入了寝室后,本理引和其拉又再度地热吻地互相抚摸了,而且也互相脱去衣服了。

  慢慢地,本理引的衣服被她的欲火烧尽了,也全裸了,她的黑色蕾丝与他的腿毛相互溢出野火。

  其拉急促喘着呻今,一直盯着本理引的下体,又粗又硬挺的巨大肉柱,在本理引两腿中间摇晃着。

  「特地穿着如此性感内衣,但马上就脱光了,好可惜呀!但你的胴体实在太诱人了呀!」

  本理引本能地抱着其拉的裸身,用力地搓揉着,在她如贝壳般的耳旁轻轻地啃咬着。

  「我很喜欢你,你太美了!」

  其拉郁闷地发出了呻吟声,裸身透出了晶透的妖光,也用手捉住本理引的巨大的肉茎。

  「喔…好棒呀!其拉。」

  本理引在其拉的耳里,用舌尖舔了进去,而且用手慢慢抚摸她的背,滑入了臀间。

  「那幺,没有办法啦!如果你有穿着那件性感内裤,才能得到我的爱抚,真是可惜。」

  然而其拉则无视于本理引的反应,一直搓揉着他的肉茎,轻轻地喘气着,耳朵的刺激已经转弱了。

  其拉在本理引的怀抱下蠢动着,相当地诱人,用甜美的声音反覆地说出淫媚的言词。

  「干我吧!」

  犹如在梦中的呓语一般,反覆地呻吟着。

  本理引不久从抚摸得到了快感之后,想再往深处推进,用食指伸入其拉的花蕊深处。

  其拉的花蕊好像变魔朮一般,一但被触及,好像打开闸门一般地,流出了大量的蜜汁。

  本理引反覆地以手抽弄着她的花蕊,同时,其拉也悲鸣了起来,相当地兴奋了。

  慌忙地再抱紧她的裸体,本理引抱上床的同时,她虽然仰躺着,却突然地坐起,像饿死鬼般地舔着他的性器。

  马上地,其拉开始了口交,把巨大的肉茎放在口里,用舌头大力绕动着、吸吮着,然后又把那勇猛的凶器,来回地摩擦自己的脸颊,用舌舔着龟头,慢慢地玩弄着。

  其拉急促地喘息了,真正的爱戏才刚刚要开锣呢,同时,她也张开双腿,自己用手指抽送着了。

  其拉愈来愈狂烈地疯狂了,她张大了双腿,跨坐在本理引的脸上,成了69的体位。

  仰躺着的本理引眼前可相当清楚地看穿她下体的每一部份,她的爱液已经相当多了,他用鼻子去闻。

  而本理引的肉茎,被其拉用唇和舌微妙地爱抚着,这绝妙的快感使他呻吟了,再用手去拨开她的阴唇。

  「喔!太棒了!」

  本理引不久,只又用手指挖弄着鲜红的秘肉,看着她的大小阴唇用力的收缩着,透明的花蜜也随之在腔口溢满欲滴的模样,好似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在那蠢动出生之美。

  被这种蠢动诱惑着,本理引被其拉这般美妙的花蕊吸引了,用口凑过去,吸取蜜汁。

  其拉更恍惚地摇动着,与这舔吮的声音一起一落地呻吟着,把唇离开了他的肉茎。

  「不要呀!本理引!」

  其拉这回好像欲哭泣地颤抖着声音哀怨地求着,但,本理引无视于这女子的哀求,继续吸吮着。

  「不要…喔…不要!本理引!住手…」

  其拉疯狂地捉住本理引的肉茎,在脸颊旁磨擦着,然而,更歇斯底里地呻吟着。

  「是呀、那样太棒了!」

  其拉把湿透的花蕊紧紧地贴紧本理引的唇,用着几近哭泣的央求声呻吟着。

  不久,本理引吸吮花蕊滋滋的响声,和着其拉的呻吟声,不断地此起彼落地交替响着。

  「干我!本理引…我、快疯狂了!所以,快干我!」

  其拉疯狂地吸吮着他的性器,而本理引也高潮难耐地爬出她的下体,她依然趴跪着。

  「喔…真性感哩!」

  从她的屁股看过去…口一张一缩地呼唤着。

  「来,从后面来吧!像野兽一般的体态,想要你干呀!本理引,把我当猫、狗来干吧!」

  四肢手脚趴跪着的其拉,抬高的丰满的屁股,相当难耐地哀怨请求着,都快哭了。

  坐起来的本理引,也跨下双膝在她屁股后面,把猛烈的先端来回地蠢动着她的花蕊。

  「刺进去呀!本理引,你的东西实在太长了!啊!从我的里面,快一点,快受不了了!」

  他自己本身也相当兴奋了,受着这妖媚气息的驱使,他也一口气插入这满溢蜜汁的里头了。

  本理引的肉茎简直要贯穿了她的屁股,整个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只想要倒尽所有底部的快感。

  本理引又开始抽送,比最初都快速地抽送着。

  「喔…喔…」

  本理引的肉茎深深的插入了,其拉的双乳则垂着摇晃苦,越是发出娇淫的喘息声。

  不久,本理引抽动的速度快到难以估计了,而其拉的下半身传入一波又一波致命的快感。

  寝室的门很也披打开了,洋子站在门口,而那时本理引和其拉正旋于高潮的上峰。

  正激烈地抽动着其拉的穴口的本理引,知道洋子正走进来,抽送的动作停止了。

  「不要停!本理引…现在正爽呢!」

  突然,抽送的动作停止了,其拉还是本能地摇摆着臀部,很像小孩般地、无助央求着。

  看着妻子如此欲火难耐的样子,洋子微笑着,仰躺在床上,向着呻吟的妻子靠过去。

  「不要停呀!」

  「怎幺了呀?其拉!如此地,本理引没有不行吗?」

  被本理引剥光的妻子之裸体,洋子也难耐地抱住其拉,好像哄小孩子般地说着。

  「啊!亲爱的!」

  不知何时,这个为人丈夫的也优雅地抱住其拉,而她也清楚明白地,用甘甜的声音撒娇着。

  「被本理引凌虐了呢!」

  洋子以安抚的口调说着,看着本理引。而此时,本理引把怒张肉柱深深地埋入花蕊里,还未射精呢!

  「喂!本理引…不要再停了。」

  「啊…」

  其拉把脸埋入穿着衬衫的丈夫怀里,然而,本理引则在屁股后头猛烈进攻着。

  「咦!你已经被精液射入几回了?」

  「啊!三次,不!四次,不知道了呀!」

  「虽然这样说,你,真的如此高潮呀,其拉。」

  「太棒了,我的整个身体都快溶化了,最高潮了呀!」

  「如此地棒吗?」

  洋子也开始用手搓揉着妻子自满的乳房了,看着别的男人侵犯着,他心感到相当地高昂了。

  「想要…想要呀!」

  「那幺,本理引,拜托了!」

  「快干呀!本理引,像刚才一样的强。」

  其拉哀怨地求他,然而洋子则持续地揉着她的乳房,而她的双乳都站立了起来。

  本理引再度地抽送着。

  「啊啊…」

  抽送开始的同时,丈夫的怀抱里,其拉在悲鸣着,裸露的身体在洋子的眼前扭动着。

  看着其拉如此地蠢动着,洋子把唇重重地压在她唇上,而其拉则疯狂地在丈夫的唇里挣扎着。

  「啊…太棒了…我…再…」

  其拉左右地摇摆头,呻吟的声音,好似转为哭泣般地,相当痛苦又愉悦的深诉着。

  「好棒…你…喔…」

  本理引在腔口蠕动。

  洋子依然持续地搓揉着妻子的乳房,而且在她的耳旁吹着热息,反覆地玩弄着唇、耳。

  其拉快不行了,整身都快要瘫痪了,而洋子则一手揉着乳房,另一手则握住她的手,她也用力地回握着。

  「喔、喔…再插呀!本理引!那感觉真爽呀!再来呀!你的肉茎、快把我插破了!」

  「喜欢做爱吧!其拉…」洋子热血澎涨地说着。

  「我,喜欢做爱,满满地来吧!」

  其拉妖媚地裸露,头部左右地乱摇摆着,持续说着煽情的话,她的子宫壁已经在奏乐地收缩着。

  其拉简直快疯了地,大叫了一声,而被本理引强烈地进攻的同时,她也抱紧丈夫洋子。

  其拉的裸身被丈夫开始翻弄的同时,本理引的怒张肉茎深深地抽送着花蕊的动作停止了,洋子抱紧其拉,看着狂舞的姿势。

  不火,这阵痉挛的感觉转弱了,洋子的呼吸声变得相当急促,走下床去,以性急的动作,开始脱去衣服。

  不知不觉中,洋子也已经一丝不挂地全裸了,他的东西也相当地硬挺了,与本理引的东西相当竞争哩!

  然而,比起本理引的东西,一般而言,洋子的东西可以说是较有充分的迫大那地怒张着。

  洋子全裸着的同时,本理引他怒张的肉茎,突然从花蕊深处拔出来,想与洋子轮流来。

  随着洋子拔出肉茎的同时,仰躺着的其拉也从鼻腔轻轻地发出了呻吟声。

  当本理引和其拉交欢的时候,洋子总是在旁问说:「如何了?」而他总是信心满满地回答:「还好啊!」

  洋子跪坐在妻子大胆张大的双腿间,等本理引办完事下床后,他马上就与她台体地做爱着,蜜汁闪亮地亮着。

  当本理引与其拉采后背式做爱时,洋子则趴坐在下面,仔细地看着花蕊的变化。

  被爱液弄湿的深栗色的耻丘下面,有着鲜红的秘肉,而本理引仔细地看着开口的空洞穴。

  然而,到如今的做爱依然相当高昂的事实証明是,那位洋子愈来愈被性欲收买了。

  她整身的任何一寸肌肤都是敏感带地那般高潮,这回,洋子整身覆盖在妻子的身上,强吻着她。

  抱着其拉,不断地抽送阴茎的洋子,注意到本理引的靠近也故意地站起身子来。

  在床旁边的本理引,看着其拉呻吟的模样,他在她脸旁弯下了膝盖让她看着巨大的肉茎。

  其拉一边呻吟着,而又舔吮着本理引的东西。

  「呀!主人呀!干我吧!就请现在立刻干我吧!你这回可真是幸运儿呀,让你玩我的穴吧!」

  「喔…」

  洋子依然持续地抽送着,那怒账的肉茎已经相当粗大了,本理引看着她美丽的脸,在一旁半羡慕地看着。

  于是,本理引用唇和舌在她的腰骨来舔动着,其拉发出了短促的悲鸣声。

  「本理引,那边好棒呀!再来…」

  「啊…」

  「不要,不要停止,快蠢动呀。」

  下头,洋子的肉茎贯穿了她的下腹,缓缓地摇摆着身子,其拉的唇角又呻吟了。

  唇和舌持续地微妙抚着,本理引用单手伸入其拉狭隘的股间,开始玩弄着她的肛门。

  「啊!不要那里,本理引,好脏呀!」

  其拉狼狈地哀怨着,她对于肛门被玩弄的事情,一定感到相当地羞耻。

  「怎幺了呀!其拉,本理引又如何对你了?」

  在身旁侍候的洋子,调侃地说着。

  「本理引他,正恶戏着我的肛门呢!喔!本理引真不要啦!那里好脏呢!」

  「那幺,你不试看看吗?很不错。」

  其拉好似悲鸣般地呻吟着,然而,本理引无视于她的请求,用手指插入了她的肛门里,流出了液体。

  「怎幺了呀!其拉?」

  「肛门的中间,本理引手指,啊!本理引不要!这种事情,好讨厌呢!」

  「你呀!不是很喜欢被抚爱着吗?」

  「唉哟!还是好羞呀!本理引!不要那样地挖呀!不要啦!」

  「在前头的肛门有本理引的指头服务着,而后头有我的肉茎蠢动着呢!」

  「好,好爽呀!我肛门,好像快溶化了,本理引!继续地刺激吧!再深一点!」

  其拉兴奋地呻吟着,再度地被性虐着,本理引手指绝妙地玩弄着肛门,与紧缩力抗争。

  「啊!好,怎幺办才好,快死了。」

  本理引手指激烈地搅进了其拉的肛门,而洋子的肉茎也更烈地进攻她的穴口。

  「是呀是呀,你不是喜欢本理引玩弄吗?肛门和和穴口同时受到男人的怜爱,快爽死了不是吗?」

  「呜!亲爱的。」

  洋子在下面持续地摇动肉茎进入其拉的穴口,一边用调侃戏虐的语气对他太太说着。

  其拉已经忘了什幺是羞耻地淫蕩了。

  「再夹!本理引,你的肉茎进来的我肛门嘛!想要肉茎进来呀!进来!」

  「喔!好贪心唷!前后两个穴都要,那幺,张开点吧!」

  「进来呀!张开了呢!」

  本理引停止了用手指搅动,相当地满足,而他把肉柱先放入其拉的口里,让她含着,使肉茎再更硬一些,而这时她也闭上双眼,用心去感觉肉茎的巨大。

  「是呀!我是性欲相当强的女人,肛门和穴口,两样都同时要。所以,本理引!拜托呀!我的肛门,里面的方向,满满地插进去吧!进来…啊!快受不了了。」

  「哈!你这女人…」

  「喔!」

  本理引用手指大力地拉开其拉的肛门,跨过他们夫妇合欢的裸体,把怒长的先端摩擦菊花座了。,「快插入,疯狂地抽送吧!」

  本理引又要快速地进攻了。

  其拉跷高屁股让本理引干着,在她下面,洋子则抱紧她的腰,也正狂烈地进攻她的的穴口呢!

  「喔…满满的。」

  于是,当本理引把他怒张的肉茎深深埋入她的肛门时,其拉则一直呻吟着「哈啊…」

  「啊,满满地,肛门也,喔,满满地,快爆裂了。头也一片空白了,稍微动一下,马上就麻死了。」

  其拉好像在说梦话般地低吟着,诉说着强烈的感觉,在她的花蕊和肛门正用肉茎贯穿的两个男人,现在正开始要快速地抽送了,其拉又爆发出强烈的呻吟声了。

  在寝室,俯卧在床上的嫩白裸体,已经失神地恍惚了。

  两个男人中间夹着一个裸露的女人,不断地翻弄的其拉,一脑子都想着如何与高潮临界点博斗!

  「晤!太太我也喷了呀!」

  两人同时满足地射满满口和肛门,其拉相当地痉挛了,已没力气再要求了。

  本理引和洋子全裸地往寝室的沙发躺下去,二个人彼此都默默无语,然而两个人都有着满足快乐的倦怠感,二个人共同与一个女人做爱,无形中心中也默许地,有份亲密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