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cn-smei.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

    美人图第六集第三章

          

    第三章太后毒舌

    伊山近踏入皇宫,微微低着头,就像一个怕羞的小小女孩。

    他现在又恢复了女孩的身份,托修为增长的福,自己也可以随时变化为女孩
    的身体,而不必担心被人拆穿了。

    从冰蟾宫回来后,按照规矩,应该到京城中向皇室谢恩,然后才能回家自行
    修练,等到冰心诀进入第二层后,再由皇室送到仙家那里正式修行。

    在与图中所困仙子的一战之后,他的修为已经升到了第六层,若遇到众灵期
    六、七层的初阶修士,已有一战之力。

    那冰心诀他也修练过,总是无法入门。毕竟那需要的是真正女孩的身体修练,
    以这样的伪娘之躯想要修行至第三层,实是逆天之举。

    但媚灵也提出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和图中所困女修交合,以双修功法烟客
    真经吸取她的灵力,再以她纯正的灵力在自己经脉中运行冰心诀,定然可以一举
    破除阻碍,将冰心诀化为自己可以修练的功法。

    毕竟那是冰蟾宫的初级修练功法,图中仙子早就练了不知多少年,灵力纯正,
    恰好适合修行冰心诀,借她的灵力修练,当然事半功倍。

    只可惜那仙子虽然被困入光茧,却始终无法打破她法宝的保护将她擒获,不
    然若能和她双修,那般美妙的滋味……

    伊山近悄悄拭去嘴角流下的口水,凝聚心神,专心地跟随着宫女向慈宁宫走
    去。

    少女太后一听说「文清雅」回来了,立即宣召入宫晋见,这样的恩宠也引起
    了有心人的关注,于是伯阳侯府的地位渐渐变得显赫,每天到府中拜见蜀国夫人
    的官吏名流络绎不绝,常有人排队等到天黑,才失望歎息着离去。

    伊山近专心地踏在皇宫中汉白玉的地面上,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三、四十岁的大汉昂然走来,身穿华贵亲王服饰,身材魁梧,相貌堂堂,
    身后还跟着几个从人。

    宫女见了,慌忙上前拜倒,恭声道:「参见晋王千岁!」

    伊山近这才知道,这个人就是朝中赫赫有名的晋王赵光复,当今皇帝的亲弟
    弟,权势熏天,炙手可热,朝野中都有他的党羽。

    从前先帝起兵征战时,他的儿子们也都发兵响应,跟随他南征北战立下了汗
    马功劳,晋王的功劳也很大,只在当今皇帝之下,因此深受皇帝重用。

    赵光复手抚乌黑鬍鬚,看着面前冰雪可爱的小女孩,眼中射出一丝淫邪的光
    芒。

    他一向喜欢幼女,其人宫中的宠妾也都是年幼女孩,现在看到这幺可爱的女
    孩,简直控制不住心里的冲动。

    伊山近敏感地震动了一下,心中大为作呕,愤怒不已。

    自从被乞丐头目盯上了他的屁股之后,他就对这样的淫邪目光十分敏感,现
    在又受到这种目光的扫视,立即有所感应,怒气勃发,差点就要扑上去,一拳砸
    断那家伙的鼻樑。

    总算他记得这家伙是皇帝的弟弟,如果打了他,会给自己和蜀国夫人带来很
    大麻烦,只得忍气吞声,上前微施一礼,道:「见过晋王殿下。」

    赵光复眉头微微一皱,有些诧异,他身后的从人已经喝斥起来:「大胆!见
    了千岁爷,竟敢不下拜参见!」

    带路的宫女慌忙叩头道:「启稟晋王千岁,这位文小姐是刚从仙家回来的,
    在凡间修行些时日,还要回去仙境继续修行。」

    赵光复这才明白,神色渐缓,点了点头。

    他作为皇室最核心的成真之一,当然知道冰蟾宫是皇室的后台,而最近又刚
    有过招纳弟子入宫之举。

    按照惯例,凡是被皇室推荐到仙家去修行,并获得了较好成绩,暂时回凡间
    修练的人,都可以获得近于仙家弟子的待遇,见了诸王、大臣都可以不行礼,回
    到家里,亲人们也要恭敬地待她们。

    赵光复挥挥手,粗声道:「免了!你们这是到哪里去?」

    宫女叩头道:「是太后宣召,奴婢奉命带文小姐到慈宁宫去。」

    赵光复一听「太后」二字就有些头大,看着伊山近嚥了几口馋唾,终究还是
    不敢将这女孩截下来,只好挥手放行,可是却在后面盯着伊山近的背影,目光牢
    牢落在他的屁股上面,口水都不知流了多少。

    伊山近感应到他淫邪的目光,如芒刺在背,恼怒不已,可是在皇宫中又不好
    动手打人,只得加快脚步,直到转过墙角,躲过了那道灼热目光,这才鬆了一口
    气。

    他跟随着美貌宫女穿越宫殿,踏入慈宁宫,见到那青春美丽的少女太后正坐
    在案前,神思不属地出神,上前拜倒叩头,恭声道:「奴婢参见太后娘娘!」

    他终究不是冰蟾宫的正式弟子,虽然见诸王可以不叩头,但太后却不一样,
    向她叩拜时,心里十分彆扭:「自称奴婢可真不舒服。等我离开京城,还是赶快
    改回男装吧!『

    秦若华见他来了,慌忙上前伸出雪白柔滑的玉手,握住他的洁白小手,将他
    拉起来,柔声道:「小雅,你回来了,哀家心里十分欢喜,不用拘礼,快来坐吧!」

    一边说着话,她控制不住心里的情思,偷偷地在他可爱的小手上轻捏一把,
    算是佔点小便宜。

    伊山近心中骇然:「这算是什幺,在挑逗我,还是单纯地吃豆腐?怎幺这母
    子俩都一个毛病,专门调戏小女孩?『

    不过青春美少女对自己的调戏,可比一脸鬍鬚的大汉的淫邪目光让人舒服多
    了,伊山近也就没有反抗她对自己的轻薄,任由她牵着自己的手,一边吃着自己
    的豆腐一边向床榻走去。

    宫女早就知趣地溜出房间,让太后有机会对这小女孩下手,心里却也纳闷不
    已,只是不管她有什幺猜测,都不会有半个字敢向外吐露。

    秦若华拉着伊山近的手,坐在上次与他同坐的那张精美大床上叙话。只是她
    再怎幺也想不到,这一对所谓的「兄妹」其实是同一个人,而上次与她在这张香
    杨上寻欢、让她兴奋舔吮过下体肉棒、喝下肉棒分泌物的可爱男孩,现在正被她
    拉着手,亲亲热热地闲话家常。

    她好奇地问起伊山近在冰蟾宫中的经历,听到雪狼来袭的一幕,吓得花容惨
    淡,玉臂颤抖地抱住他的小小身体,颤声道:「竟然有这样凶险,还好你吉人天
    相,不然哀家真要抱憾终生了!」

    伊山近的脑袋被她抱在温暖怀抱中,脸紧贴着高耸酥胸,隔着薄薄的绸衫可
    以感觉到哺乳过皇帝的玉乳坚挺柔滑而富有弹性,不由心中一动,想起上次的香
    艳经历,更是呼吸急促起来。

    他灼热的呼吸打在太后高贵乳房上面,酥胸也急促起伏,美乳波涛汹涌,推
    得他的脸上下起伏,让他更是头脑眩晕,如晕大浪。

    秦若华也在娇喘息息,带着幽香的呼吸急促打在他的头顶,低头欣赏着这可
    爱小女孩的美态,明眸中媚意横流,几乎要滴出水来。

    『我要自重、自重啊……』她娇柔的胴穗微微颤抖,心里努力挣扎着叫道:
    「这幺小的女孩,我怎幺可以对她做奇怪的事……我不是变态、变态……是变态
    ……『

    心里就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即使是经历过无数险恶风浪的后宫至尊也控制
    不住自己的行动,纤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伊山近的头,温柔地轻轻抚摸,尽显尊
    贵太后对可爱女孩的慈爱之情。

    但另一只玉手就不是那幺回事了,她在汹涌的情慾驱使下,也不做什幺试探,
    直接就伸到伊山近的胯下,去捏他的鸡鸡。

    这一摸却摸了一个空,秦若华清醒过来,自己也哑然失笑:「怎幺把她当成
    她哥哥了,还想着能在那里摸到男孩身上才有的东西吗?『

    一想到没法摸捏、舔弄那根粗大可爱的肉棒,秦若华心中不禁失落,纤手伸
    入伊山近两腿中间,在平平的阴部款款抚摸起来。

    伊山近却在暗自庆幸:「幸好临来时自己运仙术把鸡鸡吸入腹内,不然被她
    摸到鸡鸡,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能感觉到温暖柔滑的修长玉手抚摸着自己的下体,并挑逗地将指尖顶在下
    体裂缝处,向着里面顶去。

    春笋般的指尖隔衣顶入裂缝碰触到了龟头,磨擦的快感让伊山近不禁颤抖,
    咬牙强忍着快感,才没有呻吟出声。

    秦若华却已经兴奋地呻吟起来,酥胸隔衣顶弄着他的脸庞,兴奋立起的坚挺
    乳头在磨擦中快感连连,颤声娇吟道:「哦、哦,小雅,你好棒……」

    听到这娇慵妩媚的呻吟,伊山近心中突然有些清醒:「不好,再这幺下去,
    又会被强姦了!『

    被太后强姦,对一些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美事,以后就可以作为太后的心腹,
    有希望飞黄腾达;另一些人却绝对会畏之如虎,如果被皇帝知道,家里亲人有多
    少颗脑袋都不够他砍!

    但对伊山近来说,却意味着强大的心理阴影:「从前被那两个年长的仙女强
    奸过,后来又被成熟的贵夫人强姦过,现在连年高德劭的太后也要对我下手了!

    他稚嫩的心恐慌起来,三年被好留下的阴影重新活跃起来,不由自主地就想
    要逃走。但此时他已经被太后摸得手脚酸软,没有多少力气,虽然挣扎着惊呼道
    :「太后娘娘,不要……我还是……」

    他心中一震,「处男」二字就说不出来。这句话本是百年前被轮好之前的台
    词,现在一时心急叫出半句;但此身早已被仙子玷污,怎幺也说不上纯洁了。

    「还是处女吗?放心,我不会弄破你的处女膜的!」秦若华娇喘嘘嘘地叫道,
    纤于更是放肆地去撕扯他身上穿的衣裙。

    她本就是爱玩爱闹的性子,一高兴起来什幺都不顾,和她天真无邪的小孙女
    有得一拼;现在既然撕下了至尊太后端庄贤淑的面具,索性就把想做的事都做出
    来,一切都按心里的渴望去做。

    她想看到眼前可爱女孩的身体,于是就奋力撕下伊山近的衣服,露出了雪白
    纤细的身躯,更让她觉得可爱,不由兴奋地娇呼一声,扑上去狂吻起来。

    伊山近光溜溜地被她抱在怀里,害羞地缩成一团,却被她挑起下巴,轻佻地
    吻上了嘴唇。

    尊贵太后的樱唇又温暖又柔软,醉人的香气扑鼻而来,柔滑的了香小舌灵活
    地顶开他的嘴唇,撬开牙齿,一直伸入口腔深处,挑起他的舌头,兴奋地纠缠在
    一起,与他进行热烈的舌吻。

    青春美少女口中,香津甜唾暗吐,顺着香舌度入他嘴里,让伊山近在神志迷
    乱下一口口嚥了下去。

    少女太后也强力吸吮舔弄他的舌尖,将他的口水都吸回樱唇,幸福地嚥下,
    只觉这口水的味道极为甘美,天仙玉露也远远无法相比。

    他们兴奋地交换着唾液,直到许久之后秦若华才抬起头来,美目迷离妩媚地
    看着他,娇喘嘘嘘地道:「小雅,这是你的初吻吗?」

    伊山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仰天躺在太后香杨上,只顾喘息。

    他这模样倒有一半是装出来的,以免面对那个难以回答的问题。秦若华却以
    为他是默认,不由兴奋地垂下螓首,在他的嘴上又狂吻起来。

    这一次,她不仅是吻他的嘴唇,湿润樱唇逐渐向下移动,吻过他的下巴、脖
    颈、胸膛,在他的皮肤上留下片片鲜红吻痕。

    温软湿润的樱唇停留在他小小的乳头上,秦若华兴奋地舔吮着它,了香小舌
    顶住它打转,直舔得伊山近身躯微颤,才抬头调笑道:「小雅,你的乳房好小哦!」

    其实是根本就没长乳房。伊山近喘息着躺在香榻上,脸色潮红,目光迷离,
    就像一个落入淫魔之手、被挑逗得情慾勃发的清纯女孩。

    玩弄这样纯洁女孩的背德快感,让秦若华更加兴奋,狂热地舔吮了一会儿乳
    头,又向下吻去,在他的小腹上留下大量红红的草莓,一直舔到了小腹的下方。

    看着清纯女孩光洁无毛的下体,无良太后犹豫了一下,还是用颤抖的玉手坚
    定地分开伊山近的双腿,娇艳朱唇向着两腿中间的裂缝接近。

    伊山近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也奋力撑起身子,低头惊愕地看着尊贵美丽的
    太后那诱人至极的红润樱唇缓缓接近自己的下体,最终温柔兴奋地吻在那道细小
    的裂缝上。

    「轰!」就像雷霆震响在两个人的脑海中,温软樱唇碰触到赤裸下体的美妙
    触感,让两个人都震得呆了,只有那美妙朱唇依旧紧贴在下体处,颤抖吮吸。

    许久之后,美丽的太后才渐渐回神,香舌也从樱唇中吐出,轻柔地舔弄着伊
    山近下体裂缝,甚至还向里面顶去。

    她舔弄的动作如此癡迷,顶得十分用力,竟然用柔滑舌尖顶开了裂缝,碰触
    到了里面的龟头。

    深藏腹中的龟头,也不禁兴奋膨胀起来,分泌出晶莹露珠,被她的舌尖奋力
    舔下,嚥下腹中。

    「好美的味道啊……」秦若华欣喜地品嚐着,美丽容颜上布满红晕:「就像
    她哥哥下面流出来的味道一样,果然不愧是兄妹啊……」

    她趴在伊山近的下体,兴奋地舔吮,香舌动作越来越快,将伊山近的下体舔
    得油光水滑,口沬四溅。

    「啊、啊!」伊山近忍不住仰天呻吟,龟头马眼被她的香舌快速舔弄,爽得
    像要飘起来一样。

    他这时才知道「强中更有强中手」的含义,上次看到何琳时,就以为她够变
    态、够毒舌的了,想不到当朝太后的香舌动作比她还要快,舔弄自己下体的动作
    比何琳舔弄文娑霓时还要快上许多。

    秦若华凭藉着满腔的热情,香舌如飞般在伊山近下体轮舔,终于让他兴奋地
    呻吟一声,仰天倒在床上,头晕目眩,差点射出精液来。

    秦若华奋力地吸吮着他的下体裂缝,将龟头中渗出的液体都当成是女孩初露,
    兴奋地嚥下,直到吸得乾乾净净,才抬起布满红晕的美丽面庞,双眸迷离,幽幽
    地道:「小雅,你也来舔我好不好?」

    她双腿中间早就痒得难受,急切需要这可爱女孩来替自己煞痒,只能强忍着
    羞耻,提出这不顾上下尊卑的要求来。

    「啊?」伊山近瞪大迷茫双眼,不知所措地应着,清纯的模样让秦若华心中
    一阵狂跳。感觉自己简直要爱死这纯洁女孩了。

    伊山近被她抓起来,红着脸去脱她的衣服,动作犹豫无奈:「怎幺办,脱光
    她衣服以后,又要被强姦一次了!『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豁然醒悟:「对了,我没有鸡鸡,她再怎幺也别想真
    的强姦到我!唉,怎幺连这幺重要的事情都忘了,难道是她舔得太爽,把我给爽
    迷糊了?『

    被他的手摸到身上,少女太后满脸红晕,咯咯娇笑着直起身子,举手让他将
    自己穿的丝绸衣裙一件件腿下,心中突然充满娇羞,彷彿多年前新婚之夜的感觉
    又回来,心却跳得比那时还要剧烈得多。

    当朝太后尊贵华丽的衣裙如花瓣般飘然落下,雪白如玉的窈窕胴体暴露在伊
    山近的眼中,让他不由讚歎,如此完美的玉体简直是上天的杰作,美得挑不出半
    点瑕疵。

    他出神地凝视着半裸的美丽少女,让尊贵太后羞涩地蜷起身子,纤手娇羞地
    遮住玉峰,却被他强行将软弱无力的玉手掰开,露出了微微颤动的高耸玉峰。

    嫣红的乳头挺立着已经充血变硬,显示着她心中的兴奋与情慾。

    伊山近不由自主地向她伏下去,嘴唇轻轻碰触到鲜艳蓓蕾,一点点地将它含
    入口中,轻柔吮吸,只觉玉峰与乳头如此酥滑柔嫩,美妙的口感让他神魂飘蕩,
    如在梦中。

    「啊、啊!」秦若华轻柔地低呼着,仰起绝美面庞,雪玉般的窈窕娇躯不住
    地颤抖,被他的唇舌舔吮得兴奋欲死,当他用牙齿轻咬乳头时,更是让她娇躯剧
    震,紧夹的美腿中间不自禁地流出蜜汁,将内裤底部都浸湿了。

    「这是人间至尊皇帝吸过的乳头啊……『伊山近兴奋地舔吮着这美味乳头,
    大口地将柔滑玉乳含到口中奋力吮吸,牙齿在兴奋中咬下,在洁白如玉的乳房上
    留下深深的齿痕。

    『要是皇帝再来吃奶,看到这牙印只怕会发怒。幸好他早就长大了,不会再
    看到这里,只有我能……』伊山近发觉没有什幺好担心的,就大口大口地狠咬起
    来,让娇艳乳头和雪白玉乳上布满了他的齿疫。

    「啊,呜,好痛……」秦若华含泪轻呼,纤手却紧紧抱住他的头,乳房上传
    来的快感与痛楚更刺激了她的情慾,让她爽得死去活来。

    伊山近的手抚摸着她柔滑至极的冰肌玉肤,控制不住自己地向下摸去,伸入
    丝绸内裤摸着柔软娇嫩的雪臀,用力狠拧,在尊贵玉臀上面留下鲜红的指痕。

    「呜,痛……你敢对太后无礼……」秦若华含泪娇吟,扭动着雪玉般的完美
    娇躯,樱唇中发出胡乱的言语,修长美腿却颤抖着抬起来,缠住他的腰部,嫩穴
    奋力向他的身体顶去,隔衣用力磨擦,以暂时消灭如焚的慾火。

    「嘿!」伊山近低沉地笑了一声,情慾勃发,乾脆就做些更无礼的事情,双
    手用力一撑,将内裤撑开,让太后雪白浑圆的臀部暴露出来。

    「不要!」秦若华突然有些清醒,失声尖叫起来,羞惭地伸手去掩下体,试
    图拉住内裤不被脱下。

    「哪有这幺容易!」伊山近心中发狠,用力向下一拽,内裤禁不住他的大力,
    嗤的一声被撕成两半。

    粉红色的丝绸内裤如落花飘零,向两边落下。美丽太后的下体彻底露出,暴
    露在伊山近灼热的目光之下。

    销魂花园处,嫩毛柔细,掩盖住了粉红色的花瓣。多年前服用的仙药神妙如
    斯,竟然让太后的嫩穴也变得极为美妙诱人。

    伊山近一边讚歎着上古仙师谢希烟留下的神妙丹方,一边伸出小手,坚定地
    朝着当今皇帝的出生地摸去。

    突然变得娇羞起来的秦若华颤抖躲避,却躲不过他出神入化的无敌小手,被
    他快速伸到修长美腿中间,一把抓住了娇嫩小穴。

    「啊!」她如遭雷击,仰头发出一声娇弱的呼唤,感觉那只小手握住自己的
    花瓣嫩穴,指尖顶住小穴中央的嫩肉,美妙的触感让她兴奋癫狂,完美玉体剧烈
    地震动着,一股蜜汁从久旱花径中喷射出来,溅得伊山近满手都是。

    纤手玉臂紧紧地搂住怀中女孩,秦若华娇躯剧烈颤抖,脑中晕眩兴奋,几乎
    要昏迷过去。

    多年来,她一直过着贞洁的生活,每天玩乐打闹,日子也过得很是开心。

    今天,她却突然品嚐到了久违的高潮滋味,简直要爽得为之疯狂。

    她的娇躯紧紧缠住伊山近。颤抖了许久才渐渐平静,抬起螓首看着怀中女孩,
    突然嘤嘤啜泣起来,颤声悲泣道:「先帝,我对不起你啊……」

    她一边哭,一边凑过樱唇,主动吻着伊山近的嘴唇,并不断调整着玉体,和
    他呈六九姿势,哭泣着吻向他的胯间,让清澈贞洁的热泪,一滴滴地洒落在他的
    阴部上面。

    伊山近感觉着柔滑舌尖顶入下体裂缝,舔弄着自己的龟头马眼,正在爽得发
    抖,却见雪白浑圆的玉臀向自己靠近,美妙娇嫩的花唇朝自己的嘴贴过来,没等
    他提出抗议,花唇就顺势堵住了他的嘴唇,将他的叫声封回到了肚里。

    「又是这样……被唇奸了吗?」伊山近想起当初那两个仙女也是这样逼自己
    舔弄花唇的,不由暗自悲伤;可是舌头却因惨痛的记忆而勾起了多年养成的习惯,
    顺势吐出嘴唇,奋力舔弄起美丽太后的尊贵嫩穴。

    「啊、啊!呜呜呜呜……」秦若华一边羞惭哭泣,一边舔弄他的下体,感觉
    到自己嫩穴被湿润舌尖舔过,爽得娇躯剧颤,哭泣得更是厉害,泪水洒在伊山近
    胯间,又被她哭着舔下嚥回腹中。

    两个人呈六九姿势,在床上滚来滚去互舔下体,逐渐都兴奋起来。

    少女太后的美妙花瓣流出的蜜汁十分甜美,让人感歎仙药力量非凡,能如此
    彻底地改造身体,甚至将淫汁化为甘露。伊山近兴奋地舔弄着太后嫩穴,舌尖探
    入穴口里狂舔,大口吮吸着花蜜般甜美的津液,舌尖大力舔过嫩肉的触感让美少
    女太后爽得流泪不止。

    他们就这样兴奋地舔弄着,秦若华雪白娇柔的完美玉体突然绷紧,颤抖地抱
    住伊山近的屁股,将绝美脸庞埋在他的两腿中间,发出剧烈的颤声娇吟。

    花蜜疾速喷射出来,洒递伊山近的脸庞和口腔,尊贵美丽的青春少女玉体猛
    烈颤抖,在高潮的兴奋中狂喜地晕了过去。

    伊山近很喜欢她蜜汁的味道,大口嚥下后,并奋力舔弄吸吮,将狭窄花径中
    的花蜜都吸出来,强劲的吸力让秦若华在昏迷中颤抖不止,逐渐醒来,低头看着
    身下的女孩,颤抖流泪道:「小冤家,你怎幺这幺会舔,难道是天赋异稟吗?」

    伊山近当然不会说实话,只是装傻猛舔,舔得秦若华一次次地高潮,尖叫娇
    吟着将大量蜜汁射出来,沾得他满脸都是。

    秦若华倒是爽够了,可伊山近却只被她香舌奋力舔弄龟头、马眼,虽然很舒
    服,却一点都没有发洩,逐渐气闷起来。

    他抬起手,布下「摄声」仙术,心里郁闷想道:「真是自私的太后!光顾自
    己爽了,可是我……『

    他倒是很想将肉棒放出来,暴好她一顿,可是谨慎的观点和被强姦过的心理
    阴影又让他犹豫:「要是她看见肉棒大叫起来,说要为先帝守节,那该怎幺办?
    何况她这小孩子心性,恐怕心里藏不住事,万一跟她儿媳妇之类的人说漏了嘴,
    麻烦可就大了!『

    如果被冰蟾宫知道他是男孩之身,一定会派人追杀自己不用说,想要混入仙
    家门派中寻访仇人的大计也都要化为泡影。

    他想要强忍慾火,可是慾火一旦燃起,不是那幺好压下的。

    他心里琢磨事情,舔弄的动作就慢了下来,秦若华感觉不如刚才那幺兴奋,
    睁开美目怜惜地看着他,柔声道:「是不是舌头累了?那就用手指吧!」

    话一出口,她又羞红了脸,立即用玉手掩面,不敢看他一眼。

    「用手指?那倒可以试一试!」伊山近伸出食由二指,併拢顶在太后嫩穴上,
    挑开湿润娇美花瓣,噗哧一声,就插入了皇帝曾走过的道路。

    手指一插进去,感觉就是紧、窄、湿、滑,如层层肉环牢牢柬住他的手指,
    蜜道深处隐约还有吸力吸住他的手指,让他得多费些力气,才能将手指拔出插入。

    『名器啊!不能真刀真枪地干这名器,死了也觉得可惜!』

    伊山近奋力嚥着唾沫,悲伤不平地狂插着她的嫩穴,只恨手指上敏感点太少,
    即使被这样的名器嫩穴紧夹磨擦,也不能有什幺快感。

    「啊、啊、啊、啊……」秦若华的玉体随着他手指插弄而剧颤不已,一边颤
    一边还不忘伸出尊贵香舌,含泪去舔他的下体。

    伊山近只有龟头前端被柔滑舌尖舔弄,慾火又冒了起来,无处发洩,只能运
    起仙术压抑慾火,手指狂插太后嫩穴的动作却也不停顿,分心二用,颇有武林中
    双手互搏的妙趣。

    可是不管他运用海纳功还是烟客真经,都无法彻底消除慾火。即使暂时压制
    住了,被太后尊贵的舌尖一舔龟头,火苗就又冒了出来,无法克制。至尊太后的
    香舌杀伤力之强,由此可见一斑。

    到了最后,伊山近涨得满脸通红,差点就要狂吼着伸出肉棒狠干她一顿,别
    的什幺都不顾了。

    『可是,难道真的要暴露身份,冒着不能再混进冰蟾宫的危险干她吗?』伊
    山近满脸胀红,痛苦地想道:『可惜我的冰心诀还没有练成,不然就可以作为正
    式弟子……等等,我不是还学过一种仙法,叫做冰心诀的吗?b

    他慾火如焚,再也不管那幺多,立即运起冰心诀压制慾火,就像抓住最后一
    根救命稻草,拚命地催动法诀,让灵力从那特有的经脉中穿过。

    就像冰水人心,灵力在经脉中游走,所到之处立即清凉下来,慾火也不再烧
    得那幺难以忍受。

    伊山近大为振奋,一边用手指狂插少女太后嫩穴,干得她尖叫娇吟,一边小
    心地催动灵力,免得它走岔了道,弄得走火入魔。

    以冰心诀的力量压制慾火,历代冰蟾宫女修都会做过,效果一向十分显着。
    也只有遇到谢希烟创出的极强双修功法时,才会不起作用。

    此时伊山近的慾火本是被一个美丽女子引发的,虽然她妩媚多情,完美至极,
    终究是凡间女子,引发的情慾在仙术之前本无太大力量。而伊山近以冰心诀压制
    慾火,正暗合了冰蟾宫女修历代清修之道,以前苦修都不能被打开的经脉竟然顺
    利地让灵力通过,一直流人心脉。

    冰寒灵力人心,心头立即一片清凉。伊山近平静地微笑着,一手抓紧美丽少
    女雪白柔软的娇嫩玉臀,另一手手指飞速在她的嫩穴中插弄,做着这样激情四射
    的活动,心中却是平静至极,已把握到冰心诀的精要。

    他本是天生聪明,又被冰蟾宫之主用最精纯的灵力淬炼过身体,修练起冰蟾
    宫的法诀更是事半功倍。对旁人来说要几个月、几年甚至几十年修练才能入门的
    最难一步,竟然被他在这样奇异的情形下一冲而破,可谓天下无双了。

    更难得的是,被他指好藉以清静修心的美丽少女是服过仙药的当朝太后,至
    尊天子的亲生母亲,这样奇妙的人生经历,恐怕再也无人可比。

    青春美丽的太后在他的身下扭动着雪白玉体,声嘶力竭地颤声娇喊,爽得死
    去活来。而他却更加平静,唇边带着孤傲仙子般的神秘微笑,手指狂干尊贵太后
    的嫩穴,却是丝毫没有情慾萦怀。

    至此时,他已达到情慾收发由心的境界,于修为的体悟上更上层楼。

    他的手指在花径中飞速抽插,磨擦得娇嫩肉壁如要着火一般,激烈的快感如
    狂潮汹涌,奔涌澎湃,将秦若华彻底包裹其中。

    她已经兴奋得几欲疯狂,灼热泪水从美目中不断地奔涌出来,紧紧地抱住伊
    山近的身躯,发出震天动地的呼喊。

    狂喜的极乐快感之中,她再也支持不住,张开整齐光洁的贝齿,拼尽力气狠
    咬住伊山近下体裂缝,在那上面印上深深的细密齿痕。

    伊山近却是微笑着,丝毫不在意下体传来的疼痛。手指之间能感觉到灼热蜜
    汁激烈喷射到指尖时带来的触感,蜜道在疯狂地痉挛收缩,彷彿要将手指夹断一
    般。

    高潮的快感,让当朝最尊贵的美丽太后兴奋地晕厥过去。而在她的身上,伊
    山近却平静微笑着将手指从她的尊贵嫩穴中拔出,沾满清亮淫液的手指上有冰寒
    的光芒透出,让人看上一眼就冷到骨子里去。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